通知通告:

云山大碰撞

您當前位置: > 經典之戰 > 云山大碰撞

  在南朝鮮第6師大部被殲,第8師一部遭到沉重打擊的情況下,到1950年10月底,美第8集團軍、“聯合國軍”總部和美國五角大樓,雖然承認中國軍隊已經參戰,但仍認為規模很小。
  在朝鮮,美第8集團軍情報部門于10月30日,承認南朝鮮軍過去的3天里在溫井和熙川地區遇到了強大的對手,但仍然宣稱可能只有2個團的中國軍隊入朝參戰。
  在東京,“聯合國軍”總部認為關于中國軍隊參戰規模的報告“大概是言過其實了”。麥克阿瑟拒絕承認任何關于中國軍隊已經大規模參戰的結論,根據他的指示,10月29日,“聯合國軍”情報處在《每日情報綜述》中宣稱:“看來,可能是為數不詳的中國人加入了北朝鮮部隊,以加強邊境地區的防衛。然而,由于只抓住了幾個俘虜,以及所發表的聲明自相矛盾,因而此時此刻還不能作出進一步的結論。還沒有跡象表明中國共產黨的軍隊已在進行公開干預。”[①]
  在華盛頓,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對關于發現中國軍隊參戰的消息盡管憂心忡忡,但也不相信這是中國大規模出兵朝鮮的跡象。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布萊德雷稱:“中國人的行動并不堅決,是對麥克阿瑟將軍是否會實施具體報復行動存有疑心。”美國陸軍參謀長柯林斯則在10月31向陸軍政策委員會說:中國軍隊會對麥克阿瑟的軍隊構成威脅。但他認為,中國軍隊的行動只是“在保全面子,因為周恩來宣布他的政府不會袖手旁觀,坐視北朝鮮人陷入災難之中”。他斷言,“中國人不會讓大批部隊渡江去冒遭受麥克阿瑟部隊沉重打擊的危險”。[②]
  因此,美軍領率機構堅持迅速占領全朝鮮的計劃不變,訓令部隊繼續向中朝邊境推進。美第8集團軍司令沃克調整部署,令南朝鮮軍轉入防御或保護翼側安全,而增調美軍部隊加強第一線的突擊力量,繼續向鴨綠江推進。10月28日,調預備隊美騎兵第1師編入美第1軍,由平壤北上進入云山、龍山洞地區,接替南朝鮮第1師防務,并向碧潼推進;以美第9軍第2師由平壤北調安州,作為美第8集團軍預備隊。在西海岸的美第24師于10月31日在定州超越英第27旅,以第5團進占泰川、龜城,繼續向朔州前進,以第21團進至宣川,繼續向新義州前進。與此同時,為了保障球場至軍隅里方向翼側安全,沃克令南朝鮮第2軍團第6、第8師余部全部退集球場地區,令南朝鮮第7師自博川、龍山洞東調球場、德川,加強集團軍側翼防御力量,阻止從熙川南下的志愿軍部隊。南朝鮮第1師由云山東移至寧邊也區,屏護美第1軍右翼,保障美第1軍與南朝鮮第2軍團接合部的安全。
  在侵朝美軍大舉向中朝邊境推進的時候,“聯合國軍”總部的一位高級官員竟狂妄地否定鴨綠江是兩國的國界。國際新聞社東京10月31日報道:“該高級官員指出在歷史上說來,鴨綠江并不是把兩國截然分開的一道障礙。”此時,志愿軍在朝鮮清川江以北地區,已可集中10個師至12個師、12萬至15萬人作戰,而美第8集團軍則可投入美軍3個師、英軍1個旅、南朝鮮約2個師,共約6萬至7萬人作戰,志愿軍在兵力上占有2:1的優勢。更重要的是,志愿軍對當面敵軍的情況已經基本明了,而“聯合國軍”對志愿軍的情況仍然懵然無知。由于志愿軍在開進中嚴密偽裝,嚴格保密,隱蔽戰略、戰役企圖,所以“聯合國軍”雖發現志愿軍參戰,調整了部署,但對志愿軍的參戰意圖和參戰兵力判斷錯誤,美第8集團軍仍背依清川江,以師或團為單位,分散配置在龜城、定州、云山、球場、博川一線上,美軍與南朝鮮軍之間空隙很多。這就使志愿軍獲得了分割包圍、各個殲滅敵人的有利戰機。
  據此,志愿軍總部迅即定下新的決心,決定以對美第8集團軍側后實施戰役迂回,結合正面突擊的戰法,集中志愿軍主力,在西線各個殲滅云山、泰川、定州、寧邊、球場地區之敵。首先求得消滅南朝鮮第8、第7、第1師,然后視情再殲滅美騎兵第1師、美第24師和英第27旅。10月29日,分別令第40、第39、第66軍抓住當面之敵,令第38軍以主力迅速南下,務于31日或11月1日拂曉前,進占球場以南院里、軍隅里,截斷進占云山、泰川之敵退路。
  10月28日,志愿軍政治部向各軍、炮司政治部及各師、團發出了政治動員指示。l0月30 日,志愿軍黨委發出告各級黨委、全體黨員和志愿軍全體官兵書。這兩個文件闡述了志愿軍入朝參戰的偉大意義,動員全體官兵向侵略者展開勇敢的進攻。彭德懷等志愿軍首長隨即向各軍、炮司通報戰場形勢和戰役決心,要求部隊“應以最堅決最勇敢的行動,分割包圍、各個殲滅上述敵人大部以至全部”,并強調,要立即將志愿軍黨委指示傳達到每個黨員、團員和戰士中去,“發揚人民解放軍高度頑強刻苦、英勇善戰的精神,把我軍的聲威擴大到全世界,提高新中國在國際上的地位”。
  毛澤東于30日20時致電彭德懷、鄧華,認為志愿軍首長的部署是“很好的”,并指出:“我方對敵人數量、位置、戰斗力和士氣等項均已明了,我軍已全部到齊展開,士氣高漲,而敵人對我方情況則至今不明了(只模糊地知道我軍有四萬至六萬人)。因此,你們以全部殲滅當面敵人偽一師、偽七師、英二十七旅、美二十四師及美騎一師一部及偽六師、偽八師殘部為目標是完全正確的。只要我三十八軍全軍及四十二軍一個師能確實切斷敵人清川江后路,其他各軍師能勇敢穿插至各部分敵人的側后,實行分割敵人而各個殲滅之,則勝利必能取得。”[③]
  11月1日9時,彭德懷等志愿軍首長正式下達攻擊部署:
  第38軍迅速殲滅球場之敵,爾后以一個師沿清川江東岸向院里、軍隅里方向突擊,鉗制安州之敵,并阻擊可能由順川西援之敵;軍主力渡清川江向博川挺進,切斷清川江以北地區敵軍的退路。第38軍動作愈快對全局所起作用愈大。
  第42軍第125師攻占德川,并在該地構筑工事,堅決阻擊由東、由南兩個方向來援之敵,保障主力翼側安全。
  第40軍主力1日晚包圍寧邊之南朝鮮第1師部隊并相機殲滅之,得手后向龍山洞以南燈山洞突擊,切斷龍山洞地區美騎兵第1師退路。同時以一部置于云山東南上九洞地區,防止云山之敵逃竄。
  第39軍于1日晚攻殲云山之南朝鮮第1師主力,得手后準備協同第40軍圍殲龍山洞地區之敵。
  第66軍一部于龜城以西鉗制美第24師,另以一部插至龜城至泰川公路和龜城至定州公路,堅決破路炸橋,阻止敵軍運輸。該軍主力控制于適當地區,準備從敵軍側后出擊,圍殲美第24師。
  第50軍主力進至新義州東南地區,防敵西犯,保衛新義州。
  第42軍主力于原地積極抓住當面之敵,并相機殲其一部,策應西線作戰。
  志愿軍首長在命令中強調:敵軍戰斗力不強,突擊力更差,尤怕近戰夜戰和切斷后路,只是飛機優勢對我阻力較大,因此各軍對運動中與立足未穩之敵,應發揚勇猛精神,迅速捕捉包圍,敢于斷敵后路,敢于逼近敵人,善于迅速組織短促火力、兵力猛追敵人。各部均應組織輕重機槍對俯沖敵機準確猛射,使敵機炮火不能發揮威力,則勝利定有把握。
  11月1日黃昏,志愿軍西線部隊根據上述部署,開始對清川江以北地區的南朝鮮軍和美英軍展開猛烈攻擊。
  云山是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平安北道云山郡政府所在地,是朝鮮北部的交通樞紐,有通向東北的云(山)溫(井)公路,通向西北的云(山)昌(城)公路,通向東南的云(山)寧(邊)公路,通向西南的云(山)博(川)公路。北有三灘川,東有溫田川,西有龍興江,南有九龍江。城區周圍群山連綿,山上密林覆蓋,山谷河流縱橫。
  10月31日,美騎兵第1師師部及第5團到達龍山洞,第8團開始在云山接替南朝鮮第1師防務,南朝鮮第1師率第11、第12團向寧邊、立石移動,第15團留置云山東側的三灘川東岸。
  11月1日上午,南朝鮮第1師第12團在美軍坦克的支援下,集中兵力向云山城北的志愿軍第39軍陣地發動猛烈進攻,企圖為美軍打開北進的通道,遭到志愿軍第39軍部隊的堅決阻擊,毫無進展,于1日中午開始撤往立石。
  志愿軍第39軍已于10月30日完成了對云山的三面包圍。第39軍最初建議在10月31日19時30分發起總攻。[④]志愿軍首長指示:總攻云山,應待第38軍主力攻占球場、院里,威脅安州,調動美第24師回援時為好。[⑤]11月1日上午,彭德懷電話指示第39軍軍長吳信泉:第39軍于11月1日晚在第40軍協同下,封殲云山之敵。[⑥]
   根據彭德懷的命令,第39軍決定:以第116師擔任主攻,由西北方向沿三灘川兩岸山麓經龍埔洞、262.8高地、間洞、朝陽洞向云山攻擊前進,并以一部兵力向上九洞方向發展進攻;第117師主力由東北方向實施助攻,首先殲滅三巨里之敵,爾后在間洞與第116師左翼團會合,從東面進攻云山,配合第116師圍殲云山之敵,另以1個團迅速插到上九洞斷敵退路;第115師以1個團由云山以西的諸仁洞沿公路兩側向立石上洞、立石下洞、棲鳳洞、下草洞攻擊前進,另以1個團進至云山至龍山洞公路之龍頭洞,切斷公路,阻擊由龍山洞增援云山之敵。第115師第344團仍留置泰川以北,阻擊美第24師,確保側后安全。同時規定,各部于17時前完成一切準備,19時30分對云山發起總攻。
  11月1日早晨,云山地區大霧彌漫。美騎兵第1師接到空中偵察報告:在云山四周地區發現有大批部隊移動。騎兵第1師師長蓋伊隨即向美第1軍要求將該師留置清川江南岸的第7團調至龍山洞,同時令位于龍山洞的第5團立即派出搜索隊,向云山方向前進,確保云山通往龍山洞的公路暢通。
  1日中午,美第5團派出的搜索隊由龍山洞向北運動。擔負阻援任務的志愿軍第115師第343團發現美軍搜索隊出動,立即由明堂洞向預定阻擊地域龍頭洞開進。13時許,該團先頭連搶占葉龍頭洞以北的185.5陸地,先敵開火,將敵擊退。隨后,第343團迅速展開于龍頭洞東北公路兩側高地,切斷了云山至博川的公路,堅決阻擊龍山洞美第5團增援云山。
  龍頭洞戰斗,奏響了云山戰斗的序曲。此時,南朝鮮第12團由于在進攻作戰中傷亡慘重,不待美軍完全接防,即撤離城外高地,向立石移動。美第8團只得倉促進入陣地。這樣,到1日下午,在云地區,美第8團部署于云山城外的北、西、南三個方向,而南朝鮮第15團則部署于云山城外東北、東、東南三方向。
  志愿軍第39軍主力密切注視著云山城內敵軍的動向,并做好了一切進攻準備。下午15時30分左右,第116師觀察所發現云山外圍高地上的敵軍在炮火掩護下后撤,同時云山城內有敵汽車不斷向南移動。第116師首長判斷:敵軍可能已經發現志愿軍的進攻意圖,準備逃跑,遂向軍指揮所建議:提前向云山發起進攻。
  第39軍首長立即決定,乘敵后撤混亂的有利時機,提前總攻云山。15時50分,第39軍電告志愿軍總部:“云山敵于-日十五時三十分開始撤退,我已下令出擊。”[⑦]志愿軍總部批準了第39軍的決定。 擔負斷敵退路任務的第115師第345團首先發起進攻。云山城南約5公里處,九龍江蜿蜒曲折,形成了一個形似“駱駝鼻子”的彎曲部,龍興江在此注入九龍江,由云山通往龍山洞的公路也由此通過,江上的諸仁橋是云山之敵南撤的必經之路。第345團突破當面之敵陣地后,以1個營攻占橋南的324.2高地,以2個營直插諸仁橋。戰至2日l時30分,該團第2營第4連攻占諸仁橋,切斷了敵人南逃的退路。
  1日17時,第9軍主力開始總攻云山。配屬第39軍的野戰炮兵部隊和各師團隊屬炮兵分隊對敵實施炮火急襲,第39軍裝備的六管火箭炮也首次投入實戰,對敵縱深目標實施兩次齊射。10分鐘后,軍主力2個師,兵分3路,向云山城發起全面進攻。
  擔任主攻云山任務的第116師,以第348團在左,第347團在右,并肩展開4個突擊營,沿三灘川東西兩岸向云山猛攻。右翼第347團先頭第2營于23時30分突破敵龍埔洞一線的外圍陣地,率先突入云山街區;第3營沖破美軍的層層阻擊,也于2日2時許從北、兩個方向突入云山街內。左翼第348團攻占朝陽洞后,主力向云山城攻擊,2日2時,第3營第7連第2排率先突入云山東街口,截住了正從云山城外撤的敵軍。第117師發起攻擊后,經3個多小時激戰,攻占三巨里。隨后,師主力協同第116師,殲滅朝陽洞地區之敵,爾后向云山發展進攻。另以1個團涉過溫田川,于2日6時進至上九洞。總攻發起前,第39軍雖得知美騎兵第1師已經向云山地區移動,但并不知曉其已經接替南朝鮮軍的防務,因此主要進行圍殲南朝鮮第1師的準備。進攻發起后,各路部隊攻入敵陣,發現交戰的均為美軍部隊,經審訊俘虜后,方得知美騎兵第1師已經在云山布防。
  美國陸軍騎兵第1師,創建于美國獨立戰爭期間,號稱“開國元勛師”,參加過兩次世界大戰,是美軍的“王牌師”。該師為全部機械化裝備,為了保持部隊榮譽,仍保留了“騎兵師”的番號。進入云山的第8團,加強了美第9野戰炮兵營、第6坦克營等分隊,火力和機動力很強。另外尚有南朝鮮第15團協助防御。
  志愿軍第39軍發現云山是美軍“王牌師”后,斗志更加昂揚,攻擊更加猛烈。第116師第347團第2營第7連沿云山街由北向南猛打猛沖,發現3輛坦克引導滿載步兵的10余輛汽車向城外逃竄,立即發起沖擊,將其沖散,迫其棄車逃命,隨即攻占了云山南側無名高地,切斷城內美軍向南的退路;第3營則在攻進云山街后,一舉殲滅美軍1個榴炮連。2日2時許,第116師預備隊第346團第2營投入戰斗,從兩個一梯隊團之間,直插云山城內。該營尖刀連4連與美軍展開巷戰,擊潰街道上的敵人,與一梯隊在街區會合。戰至2日3時30分,第116師勝利攻占云山城。在志愿軍的猛烈進攻下,南朝鮮第15團遭到殲滅性打擊,美第8團也傷亡慘重,已經無力繼續防御,只得利用夜暗分頭向立石、寧邊、龍山洞逃竄。
  志愿軍第39軍部隊對逃竄之敵展開堅決的阻擊和追擊。第348團第2營主力于2日l時30分在云山南2公里的公路交叉口處,與美軍1個營遭遇,即搶占公路兩側有利地形,炸毀敵先頭坦克,堵塞道路,并乘敵混亂,勇敢地沖入敵群,與敵展開白刃格斗,殲敵100余人,繳獲坦克4輛,汽車30余輛,榴炮9門。該營4連1排還乘勝攻占云山機場,繳獲炮兵校射機1架、輕型運輸機2架。 第347團第3營主力沿三灘川東岸向云山東側攻擊前進,于2日3時進至云山東南5公里處,切斷云山至上九洞的公路。營主力繼續向上九洞攻擊前進,殲滅美軍1個榴炮營大部。戰至2日清晨,云山郊區和城東、城北的戰斗基本結束。美第8團和南朝鮮第15團大部被殲,余下的美第8團指揮機構和第3營被志愿軍第345團壓縮包圍于云山城南諸仁橋以北、立石下洞公路以西的河灘開闊地。他們在坦克掩護下,多次向諸仁橋發起沖擊,企圖向龍山洞突圍。志愿軍1個連憑借橋頭兩側有利也形,在團主力的支援下頑強阻擊,未使美軍前進一步。美軍見突圍無望,遂構筑工事固守待援。
  云山戰斗打響后,位于龍山洞的美騎兵第1師主力全力向北增援,與志愿軍第115師第343團在龍頭洞展開激戰。第343團在穩固防守的基礎上,于1日晚對敵展開反擊。主攻連第1連以勇猛的動作楔入敵陣,僅用50分鐘即攻占龍頭洞,殲滅美騎兵第1師第5團1個連,計100余人,繳獲迫擊炮3門。
  11月2日,志愿軍司令部對第343團l連予以“通令嘉獎”,并指出:“從此次作戰中,可看出我軍指戰員的戰斗素養與作戰精神比敵人強,我以一個連即能殲美軍一個連。”[⑧]
  2日,美騎兵第1師主力在美第1軍軍長米爾本和騎兵第1師師長蓋伊的親自指揮下,向龍頭洞的志愿軍陣地發動連續猛攻,企圖打開通道,接應被包圍于諸仁橋頭的第8團余部突圍。志愿軍第39軍電令第343團:“向龍山洞方向構筑堅強工事,并徹底破壞公路,阻敵來援,堅決死守。”[⑨]
  2日下午,美軍孤注一擲,在10余架飛機的支援下,以重炮和坦克掩護步兵,以兩個多營的兵力對志愿軍第343團陣地發動進攻。美軍的炮火和凝固汽油彈將志愿軍陣地炸成火海,工事大部被毀,但志愿軍官兵以“人在陣地在,誓與陣地共存亡”的革命精神,頑強地守住了陣地,擊退美軍的進攻。美軍傷亡達400余人,美第5團指揮官約翰遜上校也負重傷,最終被迫放棄北援云山的企圖。
  3日18時,志愿軍第345團向諸仁橋北被圍美軍發起最后進攻,美第8團指揮機構和第3營在突圍無望的情況下,向志愿軍投降。第345團此戰共殲滅美軍740余人,擊毀與繳獲坦克14輛、汽車75輛、各種炮16門及大批物資。
  至此,云山占斗全部結束。志愿軍第39軍重創美騎兵第1師,殲滅南朝鮮第1師第15團大部,斃傷俘敵2000余人,其中美軍1800余人,繳獲飛機4架、擊落飛機3架,擊毀和繳獲坦克28輛、汽車170余輛、各種火炮119門,取得了志愿軍與美軍第一次較量的勝利。
  云山戰斗,是中國人民志愿軍部隊和美軍部隊在朝鮮戰場的首次交鋒。第39軍發揚人民軍隊英勇頑強的戰斗作風,利用靈活的戰術,以劣勢裝備戰勝了號稱“王牌師”的美軍騎兵第1師。這一勝利,極大打擊了美軍的囂張氣焰,也進一步堅定了志愿軍的戰斗信心。
 


[①] [美]約瑟夫undefinedmiddot;格登:《朝鮮戰爭未透露的內情》,341頁,北京,解放軍出版社,1990。

[②] United States Army In the Korean War, Policy and Direction: The First Year([美]詹姆斯F.施納貝爾:《朝鮮戰爭中的美國陸軍政策與指導:第一年》),234頁。

[③] 《建國以來毛澤東軍事文稿》,上卷,320頁,北京,軍事科學出版社、中央文獻出版社,2010。

[④] 參見吳信泉、徐斌洲等致彭德懷等志愿軍首長電,1950年10月30日0時。

[⑤]參見彭德懷等致第39軍電,1950年10月30日9時。

[⑥]參見第39軍編:《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第三十九集團軍軍史》,544頁,1995年5月。

[⑦] ①第39軍致彭德懷等志愿軍首長電,1950年11月1日15時50分。

[⑧] 志愿軍司令部:《我一連殲美一連,傳令嘉獎》,1950年11月2日18時。

[⑨] 第39軍致第343團電,1950年11月2日4時。
 


我志愿軍于十一月二日攻克云山,沉重地打擊了美國和南朝鮮侵略軍

 

我志愿軍戰士沿著云山街道追殲逃敵

               


     

閉館公告

更多
  為保證抗美援朝紀念館改擴建工程順利實施,經市政府批準,抗美援朝紀念館于2014年12月29日閉館,停止對外開放。重新開館時間另行通知。由此帶來不便,敬請諒解。

視頻講解

更多

征集啟事

更多
  抗美援朝紀念館是全國、全軍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戰爭歷史和抗美援朝運動的國家級重大戰爭紀念館。根據抗美援朝紀念館改擴建工作需要,為進一步充實豐富館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動詳實地反映抗美援朝歷史,弘揚偉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現誠向國內外廣泛征集抗美援朝各類文物史料。
街机捕鱼大亨免费版 鼎丰娱乐下载 瑞彩祥云幸运快3规律 彩投帅哥骗局 高准翼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 时时彩包胆 抢庄牛牛技巧 7m足球比分即时比分 伯乐娱乐开奖查询 捕鱼大师从哪里可以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