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清川江地區圍殲戰

您當前位置: > 經典之戰 > 清川江地區圍殲戰
  在志愿軍西線各軍發起反擊之后,東線志愿軍第9兵團也于11月27日晚對美第l0軍部隊展開反擊,并完成對長津湖地區美軍部隊的分割包圍。美第8集團軍和美第10軍均面臨被圍殲的危險。
  麥克阿瑟于11月28日電告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中國軍隊已經開始大舉進攻,我們面臨一場全新的戰爭,聯合國軍所面對的不是得到少數中國軍隊支援的北朝鮮軍隊,而是一支總數超過30萬人的中共正規軍。盡管麥克阿瑟仍為自己的“總攻勢”辯解,稱中共軍隊本來打算1951年春發動攻勢,是他的“總攻勢”迫使中共軍提前發動了反攻,但他不得不承認,“依靠我們目前的力量難以應付”中國軍隊的進攻。他力圖推卸失敗責任,聲稱“局勢已經發展到了一個全新的階段,需要從整個世界的范圍來考慮問題,而這已經超出了戰區司令官的決策范圍”。他最后通告參謀長聯席會議,宣稱他已經決定聯合國軍立即由進攻轉入防御,并將根據戰場形勢,作進一步的戰術調整。[①]
  接到麥克阿瑟的電報后,華盛頓陷入了混亂。杜魯門于28日下午緊急召集國家安全委員會成員和參謀長聯席會議成員舉行會議,商討對策;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布菜德雷向會議參加者通報參謀長聯席會議的建議,稱麥克阿瑟需要建立并守住一道防線,以呼應美國政府在聯合國采取的行動,在48至72小時之內,不需要再給他下達新的指令,應等待局勢的進一步明朗化。中朝邊境地區是連綿的群山,中共軍隊攻勢將受到運輸困難的限制。國防部長馬歇爾稱:當務之急是軍事上在朝鮮頂住,而在政治上對中共施加壓力。為此,應該建議麥克阿瑟不僅轉入防御,而且要撤退。會議最后決定:應指示麥克阿瑟在朝鮮堅守住一條防線,同時美國應在聯合國展開活動,譴責中國在朝鮮的行動是“侵略”,向中國施加政治壓力。[②]
  當華盛頓的決策者們對朝鮮戰局進行討論的時候,麥克阿瑟也將沃克和阿爾蒙德兩位戰地指揮官緊急召到日本東京“聯合國軍”總部,商議在朝鮮戰場挽回敗局的對策。志愿軍的強大攻勢,終于迫使麥克阿瑟面對現實,承認美第8集團軍和第10軍均面臨極大的危險,“在所有的措施中,他首先必須拯救他的部隊”。他決定聯合國軍由進攻轉入防御,令西線美第8集團軍向南作必要的撤退,以避免被包圍,同時令美第10軍繼續與中共軍隊保持接觸,然后逐步收縮至咸興—興南地區。[③]
  東京會議結束后,沃克立即下達后撤命令,令第8集團軍主力全線撤過清川江,美第1軍部隊在肅川至順川占領陣地,美第9軍在順川至成川建立陣地,從而在平壤以北約30英里處的肅川、順川、成川一線形成新的防線。[④]他對志愿軍的側后迂回部隊最為擔心,令美第25師、美第2師和南朝鮮第1師迅速后撤至軍隅里以南20英里處,擺脫志愿軍在軍隅里地區的包圍圈,并掩護集團軍主力后撤,同時令美騎兵第1師主力在順川地區向東北方向展開,阻止志愿軍占領順川和截斷成川通往平壤公路的行動;令美第24師由安州進至順川,增援美騎兵第1師;令集團軍預備隊英第29旅準備由平壤北上,轉歸美第9軍指揮,協同美第2師打開后撤通路。
  29日,西線美軍開始實施全線退卻。美第1軍由清川江北岸撤至安州,準備經肅川向平壤方向撤退。美第9軍撤至軍隅里、價川地區后,則沿軍隅里經龍源里、三所里至順川的兩條公路向南突圍。
  此時,志愿軍西線部隊正在夾清川江兩岸對美軍猛烈攻擊之中,且已截斷美第9軍的退路,處于對美軍三面包圍的有利態勢。
  11月28日24時,毛澤東電示彭德懷等志愿軍首長,對志愿軍的作戰指導作明確指示:“此次是我軍大舉殲敵,根本解決朝鮮問題的極好時機……整個戰役準備打二十天左右,分為許多個大小作戰,中間包括幾次小休整,每次少者一天二天,多者三天四天,整頓隊勢,接著再打,這樣就全體來說,犧牲反會比較少一些,比較更節省些。望你們鼓勵士氣,爭取大勝。”[⑤]
  彭德懷在準確分析了戰場形勢后,決心趁西線美軍后撤混亂之際,全線出擊,力爭在清川江南北地區聚殲美第9軍部隊。11月29日,彭德懷連續起草電報,下達新的作戰命令:令第42軍迅速向順川、肅川方向進攻,并指出,“能否乘敵撤退混亂中消滅敵人主力,關鍵在第42軍能否先機占領肅川斷敵退路”[⑥];令第38軍主力迅速發展突擊,向位于三所里的第113師靠攏,協同第40軍圍殲價川、軍隅里地區的美軍,同時令第113師堅守陣地,并破壞龍源里、三所里之線以南的橋梁,堵擊由順川北援之敵;令第40軍全部由北向軍隅里、價川攻擊,重點指向價川;令第39軍殲滅當面之敵后,即東渡清川江,以相機使用。[⑦]同時要求西線其他各軍亦乘機迅速發展進攻,殲滅當面之敵。
  于是,志愿軍西線部隊在清川江畔西起新安州,東至軍隅里、價川,南至龍源里、三所里地域中,對美第8集團軍發起猛烈進攻,展開了激烈的圍殲戰斗。
  10月29日,美第9軍軍長庫爾特得知美第2師部隊在龍源里受阻的消息之后,命令英第29旅立即北上,接應美第2師南下。30日,英第29旅進至龍源里以南地區。美第2師則以第9團開路,師主力跟進,由軍隅里地區南下。此時,美第2師指揮4個步兵團(包括南朝鮮7師第3團),并配屬土耳其旅和6個炮兵營、2個坦克營及一批特種兵分隊,總兵力達2萬余人。
  美英軍在大量飛機、坦克和炮兵的支援下,南北夾擊,向志愿軍第113師三所里、龍源里陣地猛攻。志愿軍在龍源里地區擔任阻擊任務的部隊只有4個營,但官兵們以與陣地共存亡的決心,頑強戰斗,頂住了美英軍潮水般的輪番進攻,牢牢地守住了陣地,南撤和北援之敵隔不到l公里,卻只能相望而不能會合,徹底粉碎了美第2師由此處向順川突圍企圖。
  志愿軍第38軍主力及時趕到,于30日晨占領龍源里西北龍興里、雙龍里地區,將南撤的美第2師和土耳其旅攔腰截成數段,與敵展開激戰。
  第112師第335團3連進至松骨峰后,與敵遭遇。該連立即占領路旁高地,在毫無工事依托的陣地上,與蜂擁而來的美軍激戰5個多小時,始終未讓美軍前進一步。美軍在屢攻不下的情況下,集中數十門火炮和近20輛坦克對志愿軍該連陣地猛烈轟擊,并以飛機投下了凝固汽油彈,將高地打成一片火海,步兵隨后一擁而上。志愿軍第335團3連在人員傷亡較大,糧彈殆盡的嚴重情況下,毫不畏懼,所有能戰斗的人員,包括傷員,帶著滿身的火焰,奮勇撲向敵軍,用槍托、刺刀、石頭,甚至牙齒與敵人展開了殊死肉搏,譜寫了一曲革命英雄主義的贊歌。
  后來,著名作家魏巍主要依據3連的英雄事跡,寫成了通訊《誰是最可愛的人》,于1951年4月11日在《人民日報》上發表。3連的壯舉迅速傳遍長城內外,大江南北。從此,祖國人民把一個崇高的稱號——“最可愛的人”,送給了志愿軍全體將士。
  在第38軍部隊與敵激戰的同時,第40軍于30日3時攻占軍隅里,殲滅美第2師1個營,隨即軍主力向安州方向攻進,在軍隅里西南三浦里、馬場里、松鶴里地區與敵激戰竟日,另以一部向軍隅里以南攻進,配合第38軍圍殲逃敵,于12月1日晨攻占吉古里;第39軍于11月29日擊潰偃武洞地區之敵后,第117師 于30日晨渡過清川江,進至軍隅里西北之中興里、下站地區,隨即協同第40軍部隊在馬場里地區同敵激戰竟日。
  戰至30日16時,美第2師逐漸被志愿軍壓縮至數個狹小地域之中。30日17時,第38軍在第40軍、第39軍配合下,向被圍之敵發起總攻。以團為單位,兵分多路猛烈沖擊。戰至12月1日8時,基本打亂了美第2師的建制。
  第38軍在第二次戰役中,英勇作戰,對戰役的順利發展起到了重要作用。彭德懷司令員親自起草電文稿,于12月1日與鄧華等志愿軍首長聯名發出嘉獎令,嘉獎第38軍:
  此戰役,克服了上次戰役中個別同志某些過多顧慮,發揮了38軍優良的戰斗作風,尤以113師行動迅速,先敵占領三所里、龍源里,阻敵南逃、北援。敵機坦克各百余終日轟炸,反復突圍,終未得逞,致昨三十日戰果輝煌,計繳僅坦克、汽車即近千輛。被圍之敵尚多,望克服困難,鼓起勇氣,繼續全殲被圍之敵,并注意阻敵北援。特通令嘉獎,并祝你們繼續勝利。中國人民志愿軍萬歲!三十八軍萬歲![⑧]
  美第2師從龍源里突圍無望,且在志愿軍各部猛烈突擊下處于被分割的混亂狀態,為擺脫被各個殲滅的命運,被迫放棄大量輜重裝備,于12月1日8時開始轉向安州方向突圍。
  志愿軍總部迅即令第40軍沿軍隅里至安州、新安州追擊殘敵,相機占領之;第39軍向龍源里以南之付巖里、龍伏里線前進,向肅川及以南派出偵察;第42軍全力圍殲清溪里之敵,并對成川、殷山派出警戒;第66軍在軍隅里、價川及以西集結,準備進至北倉里,割斷平壤、元山之敵的交通聯系。[⑨]同時向西線各軍、師下達總追擊令:“敵人現已打亂。望各追擊部隊勇猛作戰,求得更多的殲滅敵人。”[⑩]
  志愿軍立即開展追殲作戰。第38軍分割穿插,繼續猛攻被圍之敵;第40軍主力于12月1日晨進至軍隅里以西都會里、合浦站一線,截殲逃敵;第39軍第117師向龍伏里方向攻進;第66軍在擊破鳳舞洞地區之敵抵抗后,于30日晚尾第39軍渡江進至軍隅里地區,隨即以一部向南展開攻擊;第50軍則于30日推進至博川以西大化洞、天化洞地區,并于12月1日進至博川東南西松洞、都桃味里,逼近清川江畔的安州渡口。
  戰至1日19時,志愿軍西線部隊殲滅美第2師主力、土耳其旅大部和美第25師、南朝鮮第1師1部,殘敵西逃安州。第40軍緊緊尾追逃敵,于當晚占領安州。
  據美國陸軍官方戰史透露,美第2師在清川江地區的戰斗中,遭受殲滅性打擊。至12月1日,該師按戰時編制18000人,戰后收攏人員時,只剩下8662人,重裝備丟失殆盡,單兵裝備丟失達40%。[11]
  在志愿軍西線主力圍殲美軍的同時,擔任側后迂回任務的志愿軍第42軍先后在清溪里、新倉里與美騎兵第1師展開激戰,于12月1日進至順川東南殷山里和丫波里地區。
  美第8集團軍從清川江畔撤退后,在肅川、順川、新成川一線整頓隊勢,構筑防線。志愿軍首長分析認為:西線美軍遭我沉重打擊后,目前企圖以平壤為中心,以肅川、順川、成川、三登為外圍布置新防線,阻止我志愿軍南進,東線美第10軍陸l師在志愿軍第9團攻殲下,有開始向咸興收縮模樣。敵人在志愿軍東西兩線強大打擊下,有以平壤、元山、咸興為基點,東西靠攏于狹窄地帶建立防線,阻止志愿軍南進,或重整陣容,再來進犯的兩種可能。
  此時,志愿軍已經連續作戰7天,部隊已顯疲勞,且敵軍已形成新的防線,在肅川、順川堵擊退敵的時機已失。因此,12月1日24時,彭德懷等志愿軍首長致電中央軍委,認為:“根據敵退平壤部署,擬于肅川南北線側擊敵時機已到,著各軍停止戰役追擊。各軍……休息兩至三天,整理組織,嚴密偵察警戒,打掃戰場,準備繼續作戰,配合東線擴大戰果。”
  中央軍委于12月2日5時,電示彭德懷等志愿軍首長:如果安州、新安州地區的敵軍確已退至肅川以南,“則我西線各主力軍應在肅川、順川之線以北地區調整位置,休息四至五天,整頓隊勢,補充糧彈,準備繼續作戰,配合東線,擴大戰果”[12]
  志愿軍首長遂于12月2日12時下達命令,令“西線各軍即日停止戰役追擊”,主力集結于安州、價川、鳳鳴里、新倉里、北倉里地區休整5天(從12月4日至8日),準備再戰,同時以一部尾敵追擊,向南挺進。[13]
  至此,第二次戰役西線作戰告一段落。從11月25日至12月1日,志愿軍西線部隊經過連續7晝夜作戰,徹底粉碎了麥克阿瑟的“總攻勢”,殲滅南朝鮮第7、第8兩師和土耳其旅大部,并給了美第2師殲滅性打擊,重創了美騎兵第1師、第25師。共計殲敵2.3萬余人,繳獲與擊毀各種炮500余門,坦克100余輛,汽車2000余輛,各種槍5000余支。
 
[①]參見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1950,Vol.7,Korea(《美國對外關系,1950年.第7卷,朝鮮》),1237~1238頁。
[②]關于這次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會議的情況,見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1950, Vol.7.Korea(《美國對外關系,1950年,第7卷,朝鮮》).1242~1249頁。
[③]參見James F.Schahel: United States Army ln the Korean War, Policy and Direction:The First Year(詹姆斯·F.施納貝爾:《朝鮮戰爭中的美國陸軍——政策與指導:第一年》),279頁。
[④]參見BilIy C.Mossman: United States Army in the Korea War,Ebb and Flow, November 1950 - July 1951(比利·C.莫斯曼:《朝鮮戰爭中的美國陸軍——潮漲潮落》,1950年11月至1951年7月),116頁。
[⑤] 毛澤東致彭德懷、鄧華等志愿軍首長電,1950年1l月28日24時。《建國以來毛澤東軍事文稿》,上卷,371頁,北京,軍事科學出版社、中央文獻出版社,2010.
[⑥] 彭德懷等志愿軍首長致吳瑞林等第42軍首長電,1950年11月29日l0時。
[⑦]參見彭德懷等志愿軍首長致韓先楚和第38、第42軍首長電,1950年l1月29日11時。
[⑧] 彭德懷、鄧華、樸一禹、洪學智、韓先楚、解方、杜平致梁興初、劉西元并轉第38軍全體同志電,1950年12月1日。
[⑨]參見彭德懷等志愿軍首長致韓先楚并第42、第40、第39軍首長電,1950年12月1日12時。
[⑩]志愿軍司令部致各軍、師、炮司電,1950年12月1日10時。
[11]參見Billy C.Mossman:  United States Army in the Korea War,  Ebb and Flow,November 1950 - July  1951(比利·C.莫斯曼:《朝鮮戰爭中的美國陸軍——潮漲潮落》,1950年11月至1951年7月),126~127頁。
[12]《建國以來毛澤東軍事文稿》,上卷,377頁,北京,軍事科學出版社、中央文獻出版社,2010。
[13]參見彭德懷等志愿軍首長致西線各軍首長電,1950年12月2日12時。

 

清川江地區圍殲戰


                                   我軍在龍源里勇猛追擊美國侵略軍                                    
 

志愿軍主力沿清川江對南撤之敵展開追擊作戰


 在軍隅里戰斗中,戰士們沖向敵陣地。 
 

志愿軍主力沿清川江對南撤之敵展開追擊作戰


  志愿軍部隊在三所里地區阻擊南撤的美軍
 

閉館公告

更多
  為保證抗美援朝紀念館改擴建工程順利實施,經市政府批準,抗美援朝紀念館于2014年12月29日閉館,停止對外開放。重新開館時間另行通知。由此帶來不便,敬請諒解。

視頻講解

更多

征集啟事

更多
  抗美援朝紀念館是全國、全軍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戰爭歷史和抗美援朝運動的國家級重大戰爭紀念館。根據抗美援朝紀念館改擴建工作需要,為進一步充實豐富館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動詳實地反映抗美援朝歷史,弘揚偉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現誠向國內外廣泛征集抗美援朝各類文物史料。
街机捕鱼大亨免费版 魔杰娱乐 组选包胆规则 三公网站 重庆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金钥匙破解3肖6码网站 玩通牛牛技巧口诀图解 快三两面大小单双技巧 棋牌作弊器下载软件 腾讯分分彩后三组选包胆 打麻将技巧常用四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