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時事資訊

您當前位置: > 時事資訊
陽江一家四代人苦尋抗美援朝“烈士”七十載

2019年07月23日 來源:南方網 


  “自在祖國接到信后,現在5月25日疊接家(書)兩封……你不要常說家里困難吧,現在兒在抗美援朝,正在(執行)光榮偉大的任務,在前方也取得很大的勝利……現在你的思想還未打通吧,不要太落后了……有了我們在前方打美帝,家里得到過太平日子。兒為世界和平而奮斗最后!”

  不知翻看了多少遍,信紙有些泛黃、殘破,略帶潮濕。顫巍巍地攤開信紙,81歲的馮遠鈞有些迫不及待,一字字讀出聲來。自1951年收到二哥馮遠江在抗美援朝前線寄來的這最后一封信后,家人便再無他的一點消息。

  從父親、母親,到兒子、孫女,陽江市陽東區北慣鎮赤光村委會馮屋寨村的馮遠鈞一家四代人,苦苦尋找馮遠江近70年。倘若,馮遠江還在世,他今年應該93歲了。

b083fea6e6ed1e9a56f005.jpg

馮榮修(左)、馮遠鈞(中)、岑奇結只能憑家書等懷念馮遠江。

  1951年斷了音訊

  出生于1926年的馮遠江,比家中的老三馮遠鈞整整大了一輪。在馮遠鈞的印象中,二哥始終還是那個高大帥氣、皮膚白白的年輕小伙。

  1947年,馮遠江被國民黨抓去當“壯丁”,從陽江運往東北戰場。從馮遠江的《革命軍人證明書》中可清楚地得知,1947年,馮遠江在遼寧省沈陽市大孤子被解放,同年11月加入中國人民解放軍,在第47軍141師421團工作。

  馮遠鈞的侄女婿岑奇結告訴南方農村報記者,馮遠江被抓去的三年內,沒有任何音訊。廣東解放后,1950年開始,家中才陸續收到他的幾封來信、照片以及《革命軍人證明書》。1950年7月,馮遠江給家中寫信,勸說家人想盡一切辦法讓弟弟上學,“現在沒有學問就沒有前途”;他索要母親和幾個兄弟的照片,“見了母親的相片也等于見面了”;在信的末尾,他特別強調,“切切來相片!”從信中地址可得知,彼時的馮遠江正在第47軍141師421團1營2連。

  1951年1月和2月,馮遠江在家書中分別提到,部隊完成湘西剿匪任務后,即將開赴抗美援朝前線。他叮囑家人:“努力生產,為設建新中國而努力!”3月,馮遠江再次給家中寫信,告知家人部隊接到抗美援朝任務。

  1951年5月25日,馮遠江到達朝鮮后,給家人寫了最后一封家書,告誡家人不要總講困難,要打通自己的思想,安心工作,等戰爭結束后,一家人再團圓。但自此之后,家人再沒有收到馮遠江的書信。從最后一封信的地址得知,彼時馮遠江在中國人民志愿軍第47軍923部隊3大隊7支隊1中隊2小隊。

  尋親70年無果

  書信中斷后,馮遠江的母親終日以淚洗面,她臨終前一再叮囑孫輩,如果有合適的機會,一定要尋找他們的二叔(二伯)馮遠江,找到了一定要告訴她。

  早在1970年代,馮遠鈞曾向民政部門反映二哥馮遠江的情況,詢問其下落。當時民政部門回應,由于與馮遠江原部隊聯系不上,便按失蹤處理,頒發了烈士證。記者在馮遠鈞家中看到了彼時廣東省人民政府頒發的“光榮烈屬”牌。

  但馮家人的尋親之路并未因此停止。2014年,韓國將在韓犧牲的中國人民志愿軍烈士遺骸移交中國。馮家人看到相關新聞后,對親人的思念更加深切。岑奇結想盡一切辦法尋找,委托戰友、求助媒體,甚至找到了與馮遠江同一部隊健在的戰友,但始終沒有下落,也沒人知道其生死。

  “我從30多歲開始尋找,如今63歲,找了30多年,頭發都白了。”岑奇結傷感地說,一家人通過網絡等多種渠道尋找馮遠江,“但找了這么久,沒有任何信息,心里很悲哀。”其他烈士后代鼓勵他一定要堅持,“只要不放棄,目標一定能達到”。

  “從爺爺,到爸爸,再到我和我的女兒,四代人找了快70年,將來還會有第五代人繼續找下去。”馮遠鈞的兒子馮榮修說。

  被列為烈士但無犧牲時間

  在祖輩、父輩的影響下,馮榮修的女兒馮曉愉也加入到尋找二伯公馮遠江的行列中。今年6月,馮曉愉在抗美援朝紀念館官方網站上查詢到,馮遠江被列入犧牲烈士名單,但查不到犧牲年份。

  南方農村報記者在抗美援朝紀念館官方網站的各省犧牲烈士名單中,查詢到馮遠江的相關信息。其籍貫為廣東陽江,出生于1926年,曾任班長職務,但其犧牲時間一欄為空白。記者查詢其他烈士信息,發現絕大多數烈士的犧牲時間和所屬部隊信息均有詳細記載,只有極個別烈士的犧牲時間連年份都無從查起。

  雖然無法查詢更多信息,但從馮遠江的《革命軍人證明書》及往來家書中可得知,馮遠江所在的部隊始終為第47軍,該部隊的前身是著名的“南泥灣大生產”部隊,被譽為“猛進雄獅”,英雄輩出。1951年,第47軍由安東(現遼寧省丹東市)進入朝鮮戰場,在朝三年零五個月,于1954年9月回國,曾駐防雷州半島。1985年,第47軍改編為陸軍第47集團軍。

  如今,馮家人仍期待能找到馮遠江的的下落,“如果二哥還活著,今年應該有93歲了。”81歲的馮遠鈞對著泛黃的家書,喃喃道。馮榮修說,當地清明要拜山祭祖,但由于二伯生死不明,每年清明無法祭拜。“如果真的犧牲了,也要知道埋在哪兒,哪怕埋在異國,抔一把墓前的土回來,也是有個交代。”

   南方網全媒體記者 王磊


時事資訊

閉館公告

更多
  為保證抗美援朝紀念館改擴建工程順利實施,經市政府批準,抗美援朝紀念館于2014年12月29日閉館,停止對外開放。重新開館時間另行通知。由此帶來不便,敬請諒解。

視頻講解

更多

征集啟事

更多
  抗美援朝紀念館是全國、全軍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戰爭歷史和抗美援朝運動的國家級重大戰爭紀念館。根據抗美援朝紀念館改擴建工作需要,為進一步充實豐富館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動詳實地反映抗美援朝歷史,弘揚偉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現誠向國內外廣泛征集抗美援朝各類文物史料。
街机捕鱼大亨免费版 喊数字游戏21规则 快速时时秘籍 pc蛋蛋大小稳赚技巧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哪个棋牌软件有二八杠 抢庄牛牛牌九 最热门捕鱼游戏排行榜 宾利娱乐平台 刷反水要注意的地方 pk10软件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