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時事資訊

您當前位置: > 時事資訊
吳昌國:九旬抗美援朝老兵的崢嶸歲月

2019年07月22日 來源:宿松新聞網

  每一個老兵,都有感人至深的故事,都有一段鮮活的歷史,每一段經歷都是一份沉甸甸的國家記憶……1927年2月出生的柳坪鄉大畈村居民吳昌國,曾參加過渡江戰役、抗美援朝戰爭。采訪中,老人的回憶,將我們帶進了戰火紛飛的崢嶸歲月。

  連夜突擊,攻破長江天塹

  在破涼鎮溫馨老年公寓里,住著一位個頭不高、穿著極為普通的老人,他耳聰目明,性格樂觀,如果不去打聽,從外表根本看不出他有著92歲高齡。他就是抗美援朝復員老兵吳昌國。

  “大爺,是您參加了渡江戰役、抗美援朝戰爭嗎?”面對一雙雙疑惑的目光,老人拿出了被紅手絹嚴嚴實實包裹著的一件東西。他小心翼翼地剝開一層又一層紅布,三件像獎章一樣的東西頓時展現在眼前,仔細一看,分別是渡江戰役紀念章、抗美援朝榮譽章和抗美援朝紀念章。

  這是吳昌國老人首次在公眾場合,將自己珍藏了半個多世紀的“寶貝”拿給別人看。60多年來,他將它們視若珍寶,住到哪里,就將它們帶到哪里,即便是住在養老公寓,也將它們帶在身邊。

  “大爺,您還記得參加渡江戰役時的戰斗場面嗎。”

  “那肯定記得,這可是我一輩子都忘不了的事情!”指著掛在胸前的渡江戰役紀念章,老人向我們講述了參加渡江戰役時的經歷。

  1949年4月21日下午,加入中國人民解放軍才一個月的吳昌國,和戰友們日夜行軍,來到指定的渡江地點華陽河。當晚,部隊在夜色掩護下,全部登上船只,沿著小孤山段的長江水域,朝對面的江西彭澤縣方向進發。船只通過主流后,被駐守在對岸的國民黨軍隊發現了,頓時槍聲大作,炮聲隆隆,照明彈此起彼伏。部隊冒著敵軍的炮火奮勇前進,天還沒亮,就將對面彭澤縣的灘頭陣地全部占領。第二天,彭澤縣城被解放。

  “敵人為阻止我們渡江,在岸上朝我們猛烈掃射,一顆顆子彈從我們的頭頂、耳畔呼嘯飛過,不少戰友犧牲在船上。”“出發前,我的腰上綁著6枚手榴彈,子彈袋里別著200發子彈,打到彭澤縣城后,手榴彈全扔完了,子彈只剩下十幾發。”“那時候,彭澤縣城不大,用茅草蓋的房子特別多,墻壁都是用土坯筑的,而國民黨軍隊修筑在江邊的防御工事都是用鋼筋混泥土修建的,非常牢固,我們在炮彈的掩護下,才將它們一個個摧毀。”采訪中,吳昌國老人精神抖擻,思路清晰,對戰斗中的一些細節仍記憶猶新。說起戰斗中“九死一生”的場景,他還不時拿手比劃,講得繪聲繪色。

  部隊渡過長江后,隨即多路并進,向江西腹地和浙贛邊境挺進。吳昌國跟著部隊,又參加了大大小小十幾場戰斗。

  頑強作戰,堅守陣地48天

  1950年10月8日,黨中央作出“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戰略決策,組織中國人民志愿軍赴朝作戰。10月中旬,吳昌國隨部隊開赴朝鮮前線。

  “記得當時去朝鮮的時候,鴨綠江江面結滿了冰,我和戰友都是從江面上徒步走過去的,朝鮮那邊到處都是彎彎曲曲的山溝,山上都是清一色的杉樹。”老人堅毅的眼神望著遠方,“部隊到達指定地點后就立即進入戰斗狀態,最不能忘記的是那一次防御戰。”原來,一次堅守一座無名高地的防御戰經歷,成了他終身不可磨滅的記憶,在那場曠日持久激烈的防御戰中,他在生死線上不知走了多少來回。

  老人回憶,他所在的部隊駐扎在朝鮮戰場中線。期間,他和連隊戰友都被安排駐守在一座山頭上,山頭上修筑了防空洞。這個山頭具有非常重要的戰略意義。美軍企圖占領山頭,不僅組織大批兵力向志愿軍發動了一次又一次的進攻,還出動大量飛機進行轟炸。他和兩名戰友共同操作一挺機槍,輪流裝子彈,輪流射擊,似疾風迅雷般的掃射,打退了美軍五次大規模進攻,美軍尸體堆積如山。

  “啪啪啪……晚上,機槍連續掃射噴出的火花,足足有一米多高,照亮了半個陣地。”回憶晚上戰斗的場景,老人的神情變得更加激昂。

  老人說,那次防御戰,他和戰友整整在山頭堅守了48天。48天里,他們每天吃的,都是用粉團做成的干糧,每頓一個,每個都像拳頭大。為防止美軍進犯,每天他和戰友輪番作戰、輪番休息,天天都有戰友犧牲。也許是上天眷顧,他卻與死神一次次擦肩而過。

  一次,他從山下挑水回來,行至山腰,恰逢一名戰友也下山挑水,為了讓戰友少跑路,他把自己的擔子交給戰友后,又一骨碌跑下山。剛跑到山腳,背后發出“轟”的一聲,正將水桶挑上山頭的老兵,被突如其來的美軍飛機炸沒了。他僥幸躲過一劫。

  一天早晨,他從防空洞里望見一束陽光正照射在洞口右側的石板上,看著凍裂的雙手,他迅速坐到石板上曬太陽。這時,一名受傷的戰友走了過來,也想曬太陽,他急忙將位子讓給了戰友,然后轉身回到防空洞。就在他進入洞內不到半分鐘,一架美軍戰機突然從對面山峰上俯沖而來,并發出“砰砰砰”的機槍掃射聲,坐在石板上的戰友猝不及防,當場倒在槍口之下。他又僥幸躲過一劫。

  老人說,像這樣與死神擦肩而過共有六七次,在“九死一生”的戰斗經歷中,他飽受了血與火的洗禮、生與死的考驗。

  “48天的防御戰,我們連130多號人,最后連受傷的只剩下70多號人,雖然傷亡較大,但大家都感到十分自豪,覺得把陣地守住了,就是最大的光榮。”說起殘酷的戰斗經歷,吳昌國的神情異常嚴肅。

  初心如磐,堅守軍人信念

  1952年6月,吳昌國隨部隊從朝鮮回國,駐守海防重地膠東半島。1955年3月,他從部隊復員,被安置一家金融單位。而他覺得自己沒讀過書,勝任不了工作,即主動辭職,回鄉務農。

  回鄉后,經組織推薦,他被當選為村支書,積極帶領當地干群開展生產勞動。

  在基層工作崗位上,他處處體現軍人的作風。雖然很多人知道他當過兵、打過仗,但不知道他在戰場上英勇頑強、不怕犧牲的事跡,他也從來沒有向別人提起過,甚至在妻兒面前也很少說起。

  “當初,既然選擇投身共產黨軍隊,我就一定要堅持跟黨走、聽黨的話,在任何困難面前,都要堅定對黨的信念。”五歲時,吳昌國的父親病故,因母親是盲人,他在姐姐的撫養下長大。1949年3月,時年22歲的他,瞞著母親,一個人偷偷從家里跑到40公里外的涼亭鎮,毅然報名加入駐扎在那里的華東野戰軍。這一去,他就再也沒有見到過母親。回想起自己的成長經歷,吳昌國老人感慨不已。

  “這輩子我最愧疚的人是母親,我沒為她盡一天孝。”吳昌國說。1951年10月,遠在朝鮮戰場的他,通過家信,才得知母親去世的消息,當時他異常悲痛。部隊領導知道后,迅速給他的哥哥寄了16元現金,讓他哥哥在家里料理母親后事。

  “當兵時,黨和國家始終沒有忘記對我們的關懷,如今從部隊復員回家60多年了,黨和國家依然沒有忘記對我們的關懷,從很早開始,就給我們這些抗美援朝老兵落實優撫政策,現在我每季度可以拿到國家給的幾千元補助。”老人說。

  老人一共生育了5個子女,現都成家立業。他經常告誡子女:生活再困難,都要自力更生,要通過自己的吃苦耐勞、奮發圖強,去創造美好的生活,決不能去依賴政府。在他的教導下,他的5個子女都通過外出打工創業摘掉了窮帽子,個個家里都蓋了樓房,過上了幸福生活。

  樸素的胸懷,樸素的信念,猶如歲月的剪影,見證了吳昌國這位“九死一生”的老兵對黨的忠誠。(通訊員孫春旺)


時事資訊

閉館公告

更多
  為保證抗美援朝紀念館改擴建工程順利實施,經市政府批準,抗美援朝紀念館于2014年12月29日閉館,停止對外開放。重新開館時間另行通知。由此帶來不便,敬請諒解。

視頻講解

更多

征集啟事

更多
  抗美援朝紀念館是全國、全軍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戰爭歷史和抗美援朝運動的國家級重大戰爭紀念館。根據抗美援朝紀念館改擴建工作需要,為進一步充實豐富館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動詳實地反映抗美援朝歷史,弘揚偉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現誠向國內外廣泛征集抗美援朝各類文物史料。
街机捕鱼大亨免费版 九龍娱乐棋牌 一分快三大小单双走势规律 后二组选复式杀号技巧 重庆彩开奖号码查询 关于竞技网游的电视剧 重庆时彩历史开奖结果 足球分析推荐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 彩票平台刷流水赚钱 后三包胆怎么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