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理論文章

您當前位置: > 學術研究 > 理論文章
麥克阿瑟為什么被撤職
 唐慶雄
 
  1951年4月11日,美國總統杜魯門撤消了麥克阿瑟“聯合國軍”總司令的職務。這對于事前沒有聽到半點風聲的麥克阿瑟是一個沉重打擊和嚴重傷害,在全世界引起震驚和關注。
  美國作家小萊·布萊爾在《麥克阿瑟》一書中寫道:“消息首先是通過商業無線電廣播到達東京的,以特級新聞的形式在全日本進行廣播。當收到這些新聞消息時,麥克阿瑟正在他的大使館邸招待客人進午餐……錫德·赫夫(當時在東京的美國陸軍部長——作者)帶著消息來到了大使館。他滿臉愁容,眼淚汪汪,出現在餐廳門口。瓊看他出現在門口,悄悄離開餐桌,接過這災難性的消息,然后輕輕拍了拍丈夫的肩膀,俯下身輕聲耳語起來。”這時,麥克阿瑟的面部表情一下子呆滯了,像石雕一樣地沉默,然后抬起頭來看看妻子,用一種在場所有人都能聽見的聲音說:“瓊妮,我們終于回家了。”
  這位將門之子,西點軍校的高材生、校長,曾是美國最年輕的陸軍少將和參謀長,一戰、二戰英雄,太平洋戰爭的主帥,“聯合國軍”總司令,為什么突然被撤職呢?
   
對朝鮮戰爭形勢認識與白宮相孛
 
  二戰結束后,美國上下并沒有打仗的準備,所以,對朝鮮問題“一致不感興趣”。杜魯門總統進一步消減國防開支,避免在朝鮮出現富于爆炸性事件。
  1948年5月10日,南朝鮮人選舉73歲的李承晚為“大韓民國”總統。8月15日,身為遠東軍司令的麥克阿瑟出席李承晚就職儀式。幾個月后,《紐約時報》刊登一篇采訪李承晚的談話。李引用麥克阿瑟的話說:“就我本人而言,我愿意做我能做的一切來幫助和保護朝鮮人民。我就像保衛美國或加利福尼亞免遭侵略一樣,去保衛他們。”這話與華盛頓的政策大相徑庭。這使總統杜魯門、國務卿艾奇遜和參謀聯席會議感到驚愕。因為華盛頓早就明確把麥克阿瑟的責任限定為:在動亂情況下,撤出美國平民和軍事人員。
  1950年6月25日凌晨4時,朝鮮內戰爆發。朝鮮人民軍向南方推進,韓國部隊潰逃南撤。6個半小時,消息傳到東京美國大使館。一貫敵視共產主義的麥克阿瑟對此并不“十分在意”。他說:“我相信南朝鮮軍隊能振作起來,并堅持下去。”
  在華盛頓,杜魯門同艾奇遜磋商后,推翻了過去曾經把朝鮮問題“置于腦后”的決定,認為“如果我們坐視南朝鮮失陷,共產黨領導人將會肆無忌憚地踐踏更接近我們海洋的國家。”于是,就將這一事件提交給聯合國。
  在聯合國,當時蘇聯代表為抵制安理會而留在莫斯科。其余代表以9:0的投票結果(一票棄權)通過一項決議,呼吁南北朝鮮停火,朝鮮軍隊撤回三八線,要求所有成員國為聯合國執行這一決議提供一切援助。這就成為美國全面干涉朝鮮內戰的法律根據。五角大樓下達命令,讓麥克阿瑟指揮在朝鮮軍隊一切行動。
  年已70歲的麥克阿瑟認為,華盛頓那些人沒有與他商量,就做出這個決定,是對他的輕視。6月30日,他給華盛頓發出一份報告,建議:“守住目前戰線和今后能奪回失地的唯一保證,就是向朝鮮戰區派進美國地戰斗部隊......”
  但是,白宮害怕蘇聯和中國干涉,所以,只批準一個團戰斗隊。至于增兵一事,等以后研究再決定。這讓麥克阿瑟大為不滿。他認為研究再決定,實際就是拖延。
  7月1日,美軍不滿員的第24師在釜山登陸,5日上午,在大邱附近與朝鮮人民軍交戰,師長迪安少將被俘,第24師實際上已被消滅了。
  麥克阿瑟對朝鮮人民軍的戰斗力感到吃驚。他電告華盛頓,北朝鮮軍隊可以和“上次大戰中任何時期的優秀軍隊相媲美… …要徹底打贏朝鮮戰爭,就要派出大量的美國軍隊。”他措辭強硬,要求必須增加飛機、軍艦和部隊,再加一個擁有4個滿員師的集團軍裝備。還在另一封電報中咄咄逼人地說:“按部就班——讓這一概念去見鬼吧… …抓住太平洋中每一條船,把大量的支援物資運到遠東來。”
  盡管如此,白宮仍然不愿意全面介入朝鮮戰爭。杜魯門和他的助手們認為,這可能是蘇聯“聲東擊西的一招”,旨在把美國引到朝鮮,減少美軍在歐洲的力量。因為美國的戰略重點在歐洲,所以,就沒有答應麥克阿瑟的要求。
  麥克阿瑟火了,說這些政客目光短淺,聲稱“美國如不能贏得朝鮮戰爭,在別的地方也無法取勝。”
  麥克阿瑟與白宮對朝鮮戰爭形勢的認識,始終沒有統一起來,分歧越來越大,矛盾越來越尖銳。

對總統“臺灣中方化”政策公開抵制
 
  朝鮮戰爭開始時,中國正在積極準備解放臺灣。7月27日,杜魯門命令麥克阿瑟將他的第7艦隊開進臺灣海峽,執行一項雙重任務:既阻止中共進攻臺灣,也不準蔣介石反攻大陸。這個所謂的使“臺灣中立化”新政策,在美國朝野引起了激烈爭論。國會議員攻擊杜魯門和艾奇遜,不應該束縛蔣介石的手腳,應該支持他“光復大勝”。
  麥克阿瑟站在杜魯門和艾奇遜的對立面,決定飛往臺灣,與蔣介石就軍事問題進行磋商。他把這個計劃只告訴了參謀長聯席會議。參謀長們不讓他親自出馬,可以派一個高官去。桀驁不馴的麥克阿瑟根本不聽勸告,不僅親自出馬,還帶上一個16名聯合國軍司令部高級官員組成的代表團,事先也不請示總統杜魯門。艾奇遜在回憶錄中說,他們“大為吃驚地從8月1日的新聞報道中看到麥克阿瑟將軍到了臺灣,吻了蔣夫人的手,并同她丈夫舉行了會談。”這次訪問給世人造成的印象是,麥克阿瑟改變了美國對臺灣“中立化”政策,并向蔣介石作出了進行軍事援助的秘密保證。杜魯門氣憤地說:“這一切意味著麥克阿瑟摒棄了我的臺灣中立化政策。”
  麥克阿瑟對白宮的對臺政策極為不滿,他在聲明中稱:“這次訪問被那些過去一貫鼓吹太平洋失敗主義和綏靖主義的人公開蓄意歪曲了。我希望美國人民不要被狡詐的含沙射影、輕率的猜測和無恥的謊言引入歧途……”
  就這件事給美國造成的負面影響,當時杜魯門完全可以解除麥克阿瑟的職務。但是,富有克制能力的總統并沒有這樣做。相反,派巡回大使哈里曼前往東京,向麥克阿瑟解釋美國的對臺政策。
  這件事平息后不久,麥克阿瑟又向白宮挑戰。在芝加哥舉行第51屆參加對外作戰老兵大會邀請他參加。他拒絕了,卻寫了一封信,準備在大會上宣讀。內容又涉及到臺灣。他寫道:“那些鼓吹太平洋綏靖政策和失敗主義的人提出的乏味的觀點是,如果我們保衛臺灣,我們就會疏遠亞洲大陸。沒有比這再荒謬絕倫的了。說這些話的人不了解東方。”
  這封信8月26日透露給了新聞界。杜魯門和艾奇遜得知后,非常吃驚。杜魯門寫道:“我曾認真考慮過解除麥克阿瑟將軍作我們遠東戰區軍事指揮官的職務,由布萊德雷將軍接替。我將麥克阿瑟繼續指揮對日本的占領,把朝鮮和臺灣從他手中解脫出來。”
  但是,杜魯門再一次克制自己,沒有解除麥克阿瑟的職務,白宮于8月26日命令麥克阿瑟:“美國總統指示你撤回致‘全國參加對外作戰老兵大會’的信件,因信中關于臺灣的一些提法與美國的政策和在聯合國的主場是對立的。”麥克阿瑟進行了爭辯,華盛頓并沒有讓步,使雙方矛盾進一步加劇。

對志愿軍入朝作戰估計錯誤
 
  1950年10月5日,杜魯門從美國,麥克阿瑟從東京飛到威克島會晤,討論中國會不會出兵朝鮮作戰。杜魯門寫道:“我們討論了日本和朝鮮的形勢。將軍向我保證已在朝鮮贏得了勝利。他還對我說,中共不會進攻。”麥克阿瑟在會晤中還明確地講:“我認為到感恩節,正規抵抗在整個南北朝鮮就會終止。”
  杜魯門心里還是沒有數,會晤要結束時,又問:“中國干涉的可能性怎樣?”麥克阿瑟回答說:“可能性很小。中國人在滿洲有30萬部隊,其中很可能不超過10萬到12萬5千人部署在鴨綠江邊,只有5萬到6萬人能夠渡江作戰。他們沒有空軍。既然我們空軍在朝鮮已經有了基地,如果中國人試圖前進到平壤,那將出現一場最大的屠殺。”
  麥克阿瑟無視中國的一再警告,于10月7日,“聯合國軍”越過三八線后,杜魯門對中國入朝作戰的可能性日益擔心。參謀長聯席會議在致麥克阿瑟的短文中有一段附言強調:所以,未經華盛頓授權,麥克阿瑟不得對中國領土上的目標采取任何軍事行動。
  面對美軍侵略朝鮮,侵入中國領土臺灣,越過三八線,將戰火燒向中國東北邊境的嚴重局面,中共中央作出“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決策。1950年10月8日,毛澤東發布命令,組成中國人民志愿軍,并準備立即出動。
  麥克阿瑟為實現在感恩節以前結束“正式”的抵抗,第8集團軍在圣誕節以前返回日本的預言,10月19日,沃克的第8集團軍攻占了平壤。20日,阿爾蒙德的第10軍在東海岸登陸。24日,麥克阿瑟命令沃克和阿爾蒙德“用他們所屬的全部部隊以盡可能快的速度向北推進。”他的這一命令,是直接違反9月27日參謀長聯席會議關于禁止在北部邊境省份使用韓國以外部隊的指示,明顯是違抗命令。
  這時,中國政府再次警告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美國正大規模越過三八線,這種侵略朝鮮的行徑造成了嚴重局勢,中國人民決不能漠然置之……”。10月19日,志愿軍第13兵團的4個軍和3個炮兵師按預定部署開始入朝作戰。10月25日,志愿軍與南朝鮮軍隊交火,被俘的志愿軍戰士稱他們是120師的。但是,遠在東京的“聯合國軍”總司令部沒有人相信這是真的。相反,還告訴華盛頓:“進行干涉的有利時間已經過去了。”26日,志愿軍第38、第39、第40軍分別向熙川、云山前進,重創韓國第1師,其中一個團,幾乎被全殲。27日,韓國第2軍,全線潰逃。
  這時,“聯合國軍”雖然已經發現志愿軍入朝參戰,但是,認為這是中國“象征性”出兵,只有4-6萬人。11月1日至2日夜間,志愿軍第39軍向美軍第8騎兵團發起了進攻,使該團損失慘重。沃克停止進攻,撤到清川江一線。他向麥克阿瑟報告說,他遭到了“組織有方、訓練有素的生力軍,其中一些是中共部隊的伏擊。”麥克阿瑟仍然不愿意相信中國全面參戰。他的目標是消滅朝鮮軍隊,平定全朝鮮,讓他的士兵回家過圣誕節。直到11月5日,志愿軍第一次戰役結束,麥克阿瑟才從噩夢中醒來,開始強調“中國威脅的嚴重性了”。由于麥克阿瑟對志愿軍入朝作戰估計錯誤,導致美軍為首的聯合國軍節節潰敗,損失慘重。白宮要求撤職麥克阿瑟的呼聲越來越高。
  在50多年的軍事生涯中,麥克阿瑟在戰術上犯了嚴重錯誤。他大大低估了志愿軍的實力,過高估計了他的飛機能阻止志愿軍進攻的能力。他命令空軍司令斯特拉特邁耶:“如果必要,作戰機組人員只要一息尚存,就要不斷地飛行……摧毀敵人的全部交通運輸和一切設施、工廠、城市和村莊。”而斯特拉特邁耶的飛機一直謹慎地在限制范圍內進行作戰,旨在避免激怒中國人和蘇聯人。斯特拉斯邁耶寫道:“他如果遇上敵機,可以在北朝鮮上空對其開火,但不許越過邊界而‘窮追’。他們不能轟炸鴨綠江沿岸的水電站或水壩。”當麥克阿瑟命令空軍可以轟鴨綠江公路橋和鐵路大橋的消息傳到華盛頓時,立刻激怒了白宮。這又是一次抗上的行動。參謀長聯席會議急忙電告麥克阿瑟,重申不許違反轟炸邊界以內5英里的規定。麥克阿瑟爭辯道:“大量的人員物資正在經過鴨綠江上的所有橋梁從滿洲源源不斷地運來。這一行動不僅危及了而且使我們指揮的軍隊面臨著全殲的威脅……”
  經過爭吵,參謀長聯席會議再次讓步,麥克阿瑟被授權僅能轟炸橋梁的朝鮮一端。1950年11月8日上午9時,美國空軍百余架飛機開始轟炸鴨綠江上的橋梁。布萊爾寫道:“為了不越界,飛機只能從一個方向接近。中國人在這條航線已部署了防空部隊,迫使飛機在二萬多英尺的高空飛行。此外,他們還出動俄國制造的米格-15噴氣式飛機在這一地區上空巡邏,對轟炸機進行攻擊后就退到邊界那一邊安全區域。結果是,轟炸橋梁遲遲不能奏效,而且還付出了高昂的代價。”
  志愿軍和人民軍發動的第二次戰役,從11月6日至12月24日,共斃傷俘敵3.6萬余人(其中美軍2.4萬)收復了三八線以北(除襄陽外)的全部領土,粉碎了聯合國軍發動的“圣誕節結束朝鮮總攻勢”的設想。
  美國媒體驚呼,這是“美國陸軍史上最大的敗績”。《紐約先驅論壇報》公開批評麥克阿瑟犯了“重大的軍事錯誤”。美國前總統胡佛斷定:“聯合國在朝鮮被共產黨中國打敗了。現在世界上沒有任何軍隊足以擊敗中國人。”當志愿軍和人民軍進行第三次戰役,占領漢城時,白宮有人說,麥克阿瑟判斷錯誤,指揮笨拙,必須撤職。
  為了尋求擺脫危機、挽回敗局的出路,杜魯門、艾奇遜和參謀長聯席會議經過磋商,一直主張,歐洲至關重要,美國不應該陷在朝鮮而削弱其在歐洲的力量。這時,英、法等國對朝鮮戰爭局勢表示更加憂慮,怕引起一場世界大戰,主張戰爭在三八線停下來,通過政治談判結束戰爭。
  而麥克阿瑟的觀點恰恰相反,他認為與共產主義的決戰是發生在亞洲而不是歐洲。應該對中國實行經濟禁運,對中國海岸實施海軍封鎖,廢除對臺灣的“中立化”政策,鼓動蔣介石反攻大陸,解除對“窮追”政策的限制,轟炸中國東北地區軍事設施。否則,就是“綏靖主義”或“投降”。
  3月24日,麥克阿瑟發表聲明說:“作戰行動在根據時間表和計劃進行著。實際上,我們已從南朝鮮清除了有組織的共產黨軍隊……一直受到如此殘酷蹂躪的朝鮮國家和人民,一定不能再被拋棄了。這是一個有重大關系的問題。在這一問題的軍事方面,要通過戰爭來解決,除此之外,基本問題是屬于政治性的,必須在外交領域找到答案。”
  麥克阿瑟的聲明,直接違反了參謀長聯席會議關于“未經五角大樓事先批準不得公開發表任何有關外交政策的聲明的訓令。”這是公然抗上行為,是對總統和憲法權威的挑戰,也是對總統杜魯門的侮辱。
  杜魯門在回憶錄中寫道:“麥克阿瑟的這一舉動逼得我無可選擇。我再也無法容忍他的抗上行為了。”3月26日上午,杜魯門召集艾奇遜和國防部副部長洛維特等要員到白宮開會。洛維特憤怒地說:“一定要撤職,而且要立即撤職。”4月6日,杜魯門再次召集馬歇爾和艾奇遜等高級顧問開會,研究用什么方式和何時撤銷麥克阿瑟的職務。艾奇遜說:“關于麥克阿瑟的下場已毫無疑問,唯一的問題是用最明智的方式處理他。”4月9日,杜魯門又在橢圓形辦公室召開會議。馬歇爾將軍宣布,參謀長聯席會議一致建議解除麥克阿瑟將軍的一切職務。會議決定,麥克阿瑟的一切職務由李奇微接替。
  4月11日,杜魯門發給麥克阿瑟一份文件:
  我深感遺憾的是,我不得不盡我作為總統和美國武裝部隊總司令之職,撤銷你盟軍總司令、聯合國軍總司令、遠東軍總司令和遠東陸軍總司令的職務。
  你的指揮權將交給馬修·B·李奇微中將,立即生效。你有權發布為完成計劃前往你選擇的地方而必須的命令。
  關于撤換你的原因,將在你發布上述命令同時公諸于眾。

  4月18日,麥克阿瑟回到華盛頓,受到2萬人歡迎。19日12時31分,當他登上眾議院講壇時,大廳里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他精彩的講演使全美都為之動容:
  我就要結束我52年的戎馬生涯了。當我在本世紀開始之前參加陸軍時,我孩童時期的全部希望和夢想便實現了。自從我在西點軍校進行虔誠的宣誓以來,世界已經幾度天翻地覆,希望和夢想從那以后就已經泯滅了。但我仍然記得那軍營中最流行的一首歌謠中的兩句。歌中極其自豪地唱道:
  “老兵永遠不會死,他們只是慢慢地凋零。”
  像那首歌中的老兵一樣,我現在結束了我的軍事生涯,開始凋零。這是一名在上帝光明指引下盡心盡職的老兵。
  再見。

  麥克阿瑟與總統杜魯門、國務卿艾奇遜、國防部長馬歇爾和大部分國會議員的爭吵結束了。麥克阿瑟是失敗者,是中國人民志愿軍手下敗將。從此,永遠離開軍界,淡出世人的視野。留下來的是:頭戴軟軍帽,鼻梁上架著飛行墨鏡,嘴上叼著玉米棒芯煙斗,身穿咔嘰布軍裝,肩上佩有五星徽章的生動形象。

閉館公告

更多
  為保證抗美援朝紀念館改擴建工程順利實施,經市政府批準,抗美援朝紀念館于2014年12月29日閉館,停止對外開放。重新開館時間另行通知。由此帶來不便,敬請諒解。

視頻講解

更多

征集啟事

更多
  抗美援朝紀念館是全國、全軍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戰爭歷史和抗美援朝運動的國家級重大戰爭紀念館。根據抗美援朝紀念館改擴建工作需要,為進一步充實豐富館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動詳實地反映抗美援朝歷史,弘揚偉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現誠向國內外廣泛征集抗美援朝各類文物史料。
街机捕鱼大亨免费版 非凡炸金花玩的人多吗 飞艇人工免费计划 mgm澳门娱乐平台 单双大小 时时彩6码5期倍投方案 快三网络彩票 山东时时怎么中奖 pk10前三复式计划 三公玩法技巧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