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紀念文章

您當前位置: > 學術研究 > 紀念文章
征塵未除再請戰,克城略地立新功 ——韓先楚將軍抗美援朝征戰紀略
作者: 何煥昌
 
主動請纓,旗開得勝
 
  1950年6月,海南島戰役結束后,韓先楚奉命由廣州北上漢口,來到第四野戰軍司令部。野戰軍司令部領導就韓先楚的工作問題,多次征求他的意見,是留在第十五兵團或中南軍區空軍任職,還是到第十三兵團任職。由于長期征戰,韓先楚曾多次負傷,身體不是很好,領導希望他在相對穩定的工作崗位任職,以便治病療養。此時,朝鮮局勢緊張,第十三兵團準備入朝參戰,韓先楚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祖國和人民最需要自己去的地方,他堅決地表示說:“我愿意到朝鮮跟美帝國主義作戰!”于是,他去了準備集結待命的第十三兵團,出任兵團副司令員。并立即投入入朝參戰的準備工作。針對部隊存在的思想問題,韓先楚深入部隊基層調查研究,檢查戰備情況,教育部隊官兵樹立愛國主義和國際主義思想,克服“恐美”情緒,苦練殺敵本領。同時要求部隊了解研究美軍和南朝鮮軍的裝備、戰斗力、作戰特點等情況,運用自己部隊長期積累的作戰經驗,倡導近戰夜戰,猛打猛沖,大膽穿插、迂回,集中優勢兵力,在運動中殲敵的戰法。
  10月19日傍晚,按照中央軍委部署,中國人民志愿軍分三路跨過鴨綠江,開赴朝鮮戰場。韓先楚率領第40軍和第39軍主力及炮1師,從安東渡江,向球場、德川、寧遠地區開進;第39軍117師、炮2師和高炮團從長甸河口渡江,一部至枇峴、南市洞地區布防,主力向龜城、泰川地區開進;第42軍從輯安渡江,向社倉里、五老里地區開進;第38軍尾隨42軍渡江,向江界開進。
  就在中國人民志愿軍秘密入朝的同一天,美第1軍攻占了平壤。“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更加趾高氣揚,認為“北朝鮮的勞動黨已徹底失敗”,剛剛建立新政權的中國共產黨不敢出兵參戰,即便出兵也不可怕,因為“有利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因而這位西點軍校出身的“高才生”、經歷過兩次世界大戰的五星上將,根本就不把中國共產黨放在眼里。于是,麥克阿瑟向杜魯門總統夸口說,要在“感恩節”前結束朝鮮戰爭。“聯合國軍”攻占平壤后,肆無忌憚地向北進犯,矛頭直指鴨綠江邊。
  然而此時,志愿軍25萬大軍早已埋伏在鴨綠江南岸的崇山峻嶺之中嚴陣以待。部隊布伏于龜城、泰川、球場、德川、五老里一線,隨時迎擊來犯之敵。
  10月20日,韓先楚從情報中獲悉;西線南朝鮮第6、第7、第8師已進入順川、新倉里、成川和破邑一線,距志愿軍預定防御地區的球場、德川只有70多公里。東線南朝鮮首都師也已進入五老里、洪原等志愿軍預定的防御地區內。而此時,過江的志愿軍5個師,只進至鴨綠江南岸新義州以東的朔州、滿浦地區,距預定防御地區最近的有100多公里,遠的有200多公里。顯然,靠徒步無法先敵到達預定地區。令韓先楚感到慶幸的是,敵人仍未發現志愿軍大批部隊入朝,因而他們仍在公路上分兵冒進。尤其是南朝鮮軍的3個師在中路的態勢突出,東西兩線之間出現一個80多公里的缺口。這為志愿軍從運動中對敵實施分割包圍突然攻擊創造了有利條件。
  22日,為了打好出國第一仗,志愿軍政治部發布政治動員令,號召全體官兵發揚愛國主義和國際主義精神,勇敢頑強地戰斗,保證首戰的勝利。
  為慎重初戰,根據毛澤東的多次指示和敵我態勢,彭德懷召開作戰會議,研究作戰具體方案。會議作出部署:西線集中第40、第39、第38軍(附第42軍125師)在溫井、云山、熙川以北地區,分別殲滅南朝鮮第6、第1、第8師;東線第42軍(欠第125師),集結于長津以南黃草嶺、赴戰嶺地區阻敵北進,保障西線主力的側翼安全。彭德懷強調說:“我們的兵力尚未集中,一口想吞掉敵人3個師還無把握。只圖嘴巴快活,不管腸胃遭罪的事,我們干不得。所以,我們要先吃南朝鮮第6、第8兩個師,爾后集中兵力吃掉他一兩個師。第一口怎么吃法?我看要把敵人引到對我有利的地形上來打。”韓先楚接著說:“我同意彭總的意見,改防御為主而代以運動戰為主,集中我們的優勢兵力,先殲滅一些南朝鮮軍。”為更好地指揮作戰,韓先楚主動向彭德懷請戰,要求隨第40軍行動,深入第一線指揮作戰。
  彭德懷同意后,韓先楚率領作戰處副處長楊迪以及參謀、機要員及警衛員共20余人,組成西線指揮所,隨第40軍行動,指揮負責西線部隊作戰。
  此時,西線之敵已進至博川、龍山洞、云山、溫井、檜木洞、熙川一線,逼近志愿軍第40軍。
  10月25日凌晨,韓先楚根據彭德懷的作戰部署,電示第118師師長鄧岳,采取“攔頭,截尾、斬腰”的戰法,率部在北鎮至溫井間公路以北高地設伏,做好迎擊敵人的準備。志愿軍第40軍120師和118師,先后在利洞、兩水洞地區分別與向北推進的南朝鮮第1師、第6師進入交戰,揭開了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戰爭的序幕。
  25日8時30分,南朝鮮第1師第15團以坦克為先導,開始沿公路向北推進,當其進至云山城北玉女峰、朝陽洞一線時,已在此占領陣地的志愿軍第120師第360團突然開火,予北進之敵迎頭痛擊。志愿軍第360團官兵依托野戰工事頑強抗擊,堅守陣地兩天三夜,云山之敵未能北進一步,有力保障了第40軍主力在溫井方向的作戰。
  與此同時,志愿軍第40軍118師也在溫井以北兩水洞地區,與沿公路向鴨綠江畔碧潼推進的南朝鮮第6師進入交戰。南朝鮮第6師第3營進入志愿軍第118師預設伏擊圈后,第118師主力立即采取攔頭、截尾、斬腰的戰法,對敵發起攻擊。經5個小時激戰,全殲南朝鮮第6師第2團第3營和另一個炮兵中隊,取得志愿軍出國作戰第一個殲滅戰的勝利。
  10月25日15時50分,韓先楚給第40軍下達攻擊溫井之敵作戰命令。24時,第118師、120師各兩個團對溫井之敵發起攻擊,南朝鮮軍四處潰散,志愿軍部隊僅用兩個小時即攻占溫井。
  28日24時開始,第40軍主力先后向南朝鮮第6師19團和第8師10團發起進攻,連戰皆捷,連續取得兩水洞、龜頭洞、龍谷洞等戰斗的勝利,共殲敵1400余人,完成了預期的作戰任務。與此同時,第38軍也已占領熙川,第39軍進至云山,對南朝鮮軍第1師構成三面包圍態勢。當接到各軍傳來的報告,得知西線部隊主力已按計劃進至塔洞、泰川以北,云山以北、溫井、熙川一線,完成戰役展開的消息后,韓先楚不勝欣慰。他想,必須按照彭總的指示,要求部隊一是要打有把握的仗,不打則已,打則必勝;二是要引敵深入,進入到有利戰場;三是要抓住戰機,發揮自己的優勢。只有這樣,才能爭取第一回合的勝利,才能扭轉朝鮮不利的戰局。
  當志愿軍第39軍完成對云山之敵的三面包圍之后,韓先楚指揮第39軍在第40軍協同下,于11月1日晚圍殲云山之敵。戰至2日清晨,云山郊區和城東、城北的戰斗結束。美軍第8團和南朝鮮第15團大部被殲。余下的第8團指揮部機構和第3營被志愿軍第345團壓縮包圍于云山城南諸仁橋以北、立石下洞公路以西的河灘開闊地。
  此時,志愿軍各部隊向敵發起猛烈攻擊。第38軍占領院里地區,對敵側翼構成威脅;剛剛入朝的第60軍主力進至龜城以西地區,將美第24師先頭團阻于大安洞以南,也是剛入朝的第50軍第150師進至新義州以南地區,準備阻擊英軍第26旅。但令韓先楚非常焦急的是,第40軍被南朝鮮第1師阻于上九洞、古城洞、墨時洞一線,雖殲美騎兵第1師、南朝鮮第8師各一部,但未能完成包圍寧邊之敵的任務。
  云山戰斗打響后,位于龍山洞的美騎兵第1師主力向北增援,與志愿軍第115師343團在龍頭洞展開激戰。志愿軍第343團誓與陣地共存亡,頑強地守住陣地,擊退美軍進攻,斃傷敵400余人。美第5團指揮官約翰遜上校也負重傷,最后被迫放棄北援云山的企圖。3日18時,第345團向諸仁橋北被圍美軍發起最后進攻,迫使美第8團指揮機構和第3營向志愿軍投降。志愿軍第345團此戰共斃傷俘美軍740余人。
  云山之戰,志愿軍第39軍以劣勢裝備重創美騎兵第1師,殲滅南朝鮮第1師第15團大部,共斃傷俘敵2046人,其中美軍1840人,取得了與美軍第一次較量的勝利。
  11月5日,第一次戰役結束,志愿軍共殲敵15000余人,將敵人趕到清川江以南,取得了入朝作戰的初戰勝利,從而穩定了朝鮮戰局,為朝鮮人民軍后撤和整頓贏得了時間,同時取得了對美軍作戰的初步經驗,為后來的作戰創造了有利條件。
 
領軍再戰,收復平壤
 
    11月13日,為了總結第一次戰役,志愿軍黨委在大榆洞召開第一次黨委擴大會議。會議確定,在沒有得到空軍、炮兵、裝甲兵加強之前,志愿軍仍然采取運動戰、陣地戰、游擊戰相結合,內線、外線相結合的方針,誘敵深入,各個擊破和殲滅敵人。
    由于在黨委會議上第38軍軍長梁興初受到嚴厲批評,為了貫徹黨委會議精神,幫助部隊總結第一次戰役的經驗教訓,韓先楚來到第38軍參加軍黨委擴大會。在會上,韓先楚再次批評了梁興初。梁興初表示“拼出老命,也要打好下一仗!”
    志愿軍入朝參戰取得第一次戰役勝利,給“聯合國軍”迎頭痛擊。但驕橫的麥克阿瑟仍然錯誤認為,中國入朝的兵力,最多不過7萬人,裝備落后。而此時,彭德懷為誘敵深入,以部分兵力節節抗擊,主力向后轉移,并主動放棄黃草嶺、德川等地。麥克阿瑟果真以為志愿軍在“敗退”,因而更加狂妄,精心炮制了“圣誕攻勢”。大舉向北挺進,企圖在“圣誕節前結束朝鮮戰爭”。
    為了反擊敵人的“圣誕攻勢”,彭德懷主持召開了作戰會議。彭德懷聽取了鄧華等人關于敵我態勢的分析后,說:“敵人的長蛇陣是銅頭、鐵尾、豆腐腰,我們來個西線頂,東線攻,中間開刀的作戰方針如何?”大家表示贊同。會議作出部署:東線由新入朝的第9兵團3個軍擔負江界、長津一線的作戰任務;西線的6個軍,以4個軍擔任正面抗擊,由第38軍、第42軍實施突破。
    要實現殲滅敵人有生力量的戰役目的,擔負突破任務的第38軍、第42軍如何形成一個拳頭至關重要,彭德懷想在第38軍和第42軍這個方向設立一個指揮所,并自己親自到前線指揮。韓先楚馬上提出自己到前線去。他沉著堅定地說:“中線突破是攔腰斬蛇,打開缺口。殲滅德川、寧遠的南朝鮮第7師、第8師尚屬戰役的第一步!下一步由38、42軍分向三所里、龍源里、殷山里、順川實施戰役迂回,切斷敵之退路,配合正面4個軍的猛攻,才能實現殲滅美軍一至二個師的戰役目的。由于38軍和42軍任務艱巨,極需加強這兩個軍的前線指揮和組織協同作戰,我請求去前指(前線指揮部)完成這任務,請彭總批準!”彭德懷知道韓先楚是一位善打仗、敢負責、謹言慎行的指揮員。由他到前線指揮,彭德懷自然十分放心,于是立即表示:“你的意見很好,你去前指,正合我意。甚好!甚好!”
  韓先楚接受負責前線指揮重任后,很快率領前線指揮所工作人員趕到第一線,召開作戰會議,對如何打好第二次戰役進行認真研究。為了堅定信心,第38軍召開團以上干部會議。韓先楚親自作動員報告。他把這些經過長期革命戰爭考驗鍛煉的干部看成是生死與共的戰友、兄弟。韓先楚知道此時他們最需要的是上級的理解、關心和支持。他說,我信任大家、信任這支部隊。他講述了38軍的光榮歷史,分析了第一次戰役中的教訓,講述了總部領導對38軍的信任。使干部們受到很大的鼓舞,決心打好這一仗。會議之后,各部隊決心響應韓先楚提出的創造英雄部隊的活動,全軍士氣高昂,求戰心切,決心殺敵立功。
  為了探明敵縱深的兵力部署,韓先楚要梁興初派出偵察分隊深入敵縱深了解情況。24日,一支由500多人組成的先遣隊,密涉大同江,潛入德川南里的武陵里,摸清了敵情,并炸毀由德川通往順川、平壤的公路大橋,為戰役進攻創造條件。
  11月24日,為了在圣誕節前結束朝鮮戰爭,“聯合國軍”發起全線總攻勢。
  25日黃昏,“聯合國軍”進入志愿軍預設戰場。韓先楚一聲令下,第38軍、第42軍各自從所在隱蔽地出動,拉開了第二次戰役的序幕。與此同時,第40軍和第50、第60、第39軍分別向美第2師和第1軍所屬部隊發起攻擊。戰至26日上午11時,第38軍占領了德川,并將南朝鮮第7師包圍。韓先楚當即指示梁興初,“要迅速做好殲敵準備,嚴防敵人跑了。”并下令將原定攻擊時間由當日黃昏提前至午后2時。戰至次日上午7時,南朝鮮第7師除少數逃竄外,全被殲滅。第42軍也在寧遠地區殲滅南朝鮮第8師大部。
  中線被突破后,“聯合國軍”驚恐萬狀,全線潰逃。為了堵塞缺口,美第8集團軍司令沃爾頓·沃克于27日急調美騎兵第1師由順川向新倉里方向,調土耳其旅由價川向德川方向機動,妄圖阻止志愿軍迂回,阻止志愿軍西進。
  韓先楚獲悉敵人調動的情報后,斷定南逃之敵必定選擇嘎日嶺和三所里這一線突圍。正在此時,彭德懷發來電令,要38軍主力向院里、軍隅里方向進攻,以一部分向軍隅里以南的三所里進攻,以迂回堵截軍隅里、價川之逃敵。韓先楚的判斷與彭德懷不謀而合
  韓先楚立即向梁興初布置任務:務必于今晚或明晨搶占嘎日嶺、三所里。“關鍵是三所里!”這時,又傳來土耳其旅先頭部隊從30公里外的價川乘坐汽車向嘎日嶺啞口開來的情報。志愿軍第38軍離埡口最近的部隊也有18公里,靠徒步搶先占領埡口已不可能。局勢更加危急。韓先楚非常清楚,如不搶占嘎日嶺、三所里,全軍的一切努力都將化為烏有。他提醒梁興初、劉西元:“必須充分認清三所里的戰略地位,它關系到戰局的勝負!”“斷敵后路,關門打狗!”梁興初當即決定“113師輕裝由德川西南直插三所里,114師和112師沿德川至價川公路,搶占嘎日嶺,然后向價川攻擊”。因這一著棋事關重大,韓先楚親自向113師師長江朝查詢情況,下達作戰命令。
  27日黃昏,志愿軍第38軍冒著烈風大雪,兵分兩路向嘎日嶺和三所里疾進。對于部隊能否及時搶占嘎日嶺,韓先楚沒有把握,放心不下。他與梁興初等親自驅車趕到嘎日嶺山口。嘎日嶺只有一道僅10多米寬的險峻埡口,確實是一道天然屏障,如果被敵人搶先占領,后果不堪設想。韓先楚連聲呼喊:“危險!危險!山口被敵人占了,真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時間就是勝利!”。當即,情報處副處長崔醒農單獨驅車往回奔跑,迎上112師的先頭連,傳達軍長“立即跑步搶占大山口”的命令。先頭連的勇士們,立刻朝山口飛奔前進。一個尖刀班剛剛爬上山口,敵人的汽車就迎面而來。機智的機搶手猛烈地向敵掃射,又接連甩出幾顆手榴彈。這突而其來的打擊打得敵人暈頭轉向、不知所措。后續部隊趕到后猛沖猛打,很快搶占山口,將土耳其旅一個加強連全部殲滅,俘敵120余人。
  戰后,崔醒農回憶道:當韓先楚通過山口時,特意步測敵人先頭汽車部隊距山口僅僅38米,不禁連聲驚呼:“險吶!險吶!幾秒鐘,多么重要,如果被敵占了山口,不知付出多大代價,延誤多少時間哩!不能按時迂回,那就誤了大事,所以時間就是勝利,應當牢記心頭啊!”
  志愿軍第114師、112師占領嘎日嶺后,第113師能否先敵搶占三所里,令韓先楚十分牽掛。可是,自113師出發后,電臺就一直無法取得聯系。為了爭取時間,113師不走大路,選擇山間小路。為了不讓美軍無線電監聽行蹤,他們關閉了電臺。這樣一來,113師就失去了同上級的聯系。
  113師克服一切困難奔赴三所里,經過14個小時急行軍,走了70多公里,終于在28日早上8時,占領了三所里這個關鍵要隘。僅僅過了五分鐘,美騎兵第1師第5團先遣分隊也趕到了三所里。韓先楚時刻關注著部隊的行動,不斷前移前線指揮所。在指揮所前移時,電話一個接著一個,各部向他匯報戰況,請示急需解決的問題。當他突然接到113師發來占領三所里的電報時,不禁大叫起來:“這么快就到了三所里,一夜行軍140里,奇跡!神速!”韓先楚一面報告彭德懷,一面電示38軍主力火速向三所里靠攏,要求113師不惜一切代價堵住南逃之敵。
  當麥克阿瑟得知志愿軍先其占領三所里后,頓時有如五雷轟頂。他十分清楚,三所里被占領實際上就意味著卡住了美第8集團軍的咽喉,斷了自己的后路。麥克阿瑟立即下令調集其精銳南北夾擊三所里。
  一場突圍與反突圍的惡戰在三所里打響了。美騎兵第5團在大批飛機、坦克、火炮的掩護下,向三所里發起猛攻。志愿軍113師所部與蜂擁而至的南逃之敵展開了一場生死鏖戰。美軍出動百余架飛機、上百輛坦克,在重炮的掩護下,從南北兩面同時發起一次次猛攻。堅守在三所里和龍源里的113師像鋼釘一般釘在陣地上,巋然不動。這時,南撤北援之敵相距不足千米,但始終隔屏相望而無法施援。
  當韓先楚得知113師打得非常壯烈的情況后,立即率領前線指揮所與38軍指揮所,一起前進到鳳鳴里東側的新立里,指揮龍源里方向的會戰。韓先楚剛剛到達新立里附近,就遭到敵機的轟炸。韓先楚剛下吉普車,他的車就被炸毀。“好危險啊!”大家的驚叫聲未落,敵機又一次沖下來轟炸。但他沒有顧及隱蔽,就忙于了解部隊的進展情況。
  此時,志愿軍第40軍已進至院里地區,第39軍進至寧邊東南地區,第66軍進至寧邊以南地區,第50軍進至博川以西地區,對敵形成了三面包圍之勢。韓先楚大聲地說:“絕不讓敵人突圍跑了!”志愿軍與敵血戰至12月1日8時,美軍眼見南面突圍無望,不得不丟下滿山遍野的尸體和武器裝備而轉向安州方向突圍。
  “聯合國軍”在東西兩線同時遭到沉重打擊的形勢下,12月3日麥克阿瑟下令向“三八線”以南實行總退卻。4日,志愿軍乘勝追擊;6日,在人民軍的配合下,志愿軍收復了平壤。隨后,西線志愿軍6個軍向“三八線”挺進;16日,“聯合國軍”全部撤退到“三八線”以南地區。至此,第二次戰役勝利結束。
  第38軍所部的戰斗結束后,韓先楚將38軍的戰況向志愿軍司令部作了報告。彭德懷看完報告后,親自起草了給第38軍的嘉獎令并通報全軍。電文寫完后,又在電文稿的后面加上“三十八軍萬歲”幾個字。戰后,《人民日報》記者激情滿懷地撰寫了《被人們歡呼“萬歲”的部隊》的戰地通訊,向全國人民報導了第38軍英勇作戰的事跡。此后,“萬歲軍”的美名傳遍全中國。
  第二次戰役,僅志愿軍就殲敵36000余人,其中美軍24000余人,打退了敵人的瘋狂進攻,使得麥克阿瑟吹噓的所謂圣誕節“總攻勢”變成了圣誕節總退卻,迫使敵人轉入防御。中國人民志愿軍用鐵的事實,打破了美國軍隊強大無比不可戰勝的神話。
 
克城略地,勢如破竹
 
  “聯合國軍”遭到志愿軍第二次戰役的沉重打擊后,麥克阿瑟由輕視中國人民志愿軍的力量轉而對中國人民志愿軍產生畏懼,戰場上美軍官兵充滿了悲觀失望的情緒。但是以麥克阿瑟為代表的一些人極力鼓吹同中國打一場全面戰爭。
  對此,韓先楚認為:“以杜魯門為代表的戰爭決策者,他們的意見既不敢把戰爭擴大到我國境內、公開和我國宣戰,又不甘心放棄霸占全朝鮮的野心。最近還叫囂要使用原子彈,企圖進行原子訛詐,恫嚇中朝人民。這一恫嚇,沒有嚇倒中朝人民,反倒引起了其伙伴國的震驚和不安,引起世界愛好和平的國家和人民的反對和譴責。我們要抓住他們的矛盾,打好我們的仗,好好教訓他們。”
  中央軍委要求志愿軍抓住有利戰機,克服一切困難,發起第三次戰役。總攻時間定于1951年新年前夕的12月31日17時。
  為了加強右翼的指揮,會議決定在右縱隊成立前線指揮部。彭德懷說:“我去前指,指揮部隊作戰。”洪學智、韓先楚、解方一致反對彭德懷離開總部到前線指揮。洪學智還認為,韓先楚身體不好,自己主動要求到前線。韓先楚連忙說:“不行,不行,你分工管機關和后勤工作,任務很重,你不能去。我熟悉部隊,習慣前線工作,還是讓我去前面!”最后,彭德懷說:“你們不要爭了。我看洪大個子還是留下管后勤,前方后方都很重要,先楚同志善于指揮打惡仗、硬仗,還是讓他去前指。”
  會議當晚,韓先楚帶著參謀班子,馬不停蹄地趕到“三八線”附近的第40軍指揮所召開會議,傳達彭德懷對第三次戰役的有關指示,宣布了右縱隊的主要作戰任務和各軍的具體任務和要求,特別強調要抓緊時間,分秒必爭地做好戰前準備。還要求各部隊要多派偵察分隊做好敵情偵察,查清江對岸敵人工事構筑和雷區分布情況,了解敵人的兵力部署和火力配置情況。他鼓勵大家:“困難是有的,但要看到美國人也有困難,問題是誰會克服困難。誰戰勝困難,勝利就屬于誰。”為了幫助部隊解決準備工作的問題,韓先楚深入到擔任主攻任務的第39軍116師346團尖刀連,與戰士們一起研究突破臨津江的具體可行辦法。
  12月31日17時,志愿軍和人民軍按計劃,經過短促的炮火準備之后,在西起臨津江口,東至麟蹄的200多公里的寬大正面上,向“聯合國軍”的“三八線”防御陣地發起攻擊。
  韓先楚指揮的右縱隊,在人民軍第1軍團的配合下,迅速突破敵軍防御陣地。擔負主攻任務的第39軍116師僅用13個小時,就成功突破臨津江,楔入敵防御縱深約10公里;擔任縱隊右翼迂回的第117師沿途打破南朝鮮軍5次攔阻,于1月1日拂曉前,突入防御縱深15公里,攻占湘水里、仙巖里地區,割裂了南朝鮮第1師與第6師的聯系。擔任縱隊左翼迂回任務的第38軍114師于1日12時突入防御縱深20公里,占領七峰山,但在與第117師構成合圍前,南朝鮮第6師已大部乘隙逃走。第40軍主力突破至安興里、上牌里地區,第50軍也于2日午時進至粟谷里、坡州里地區。
  第40軍先頭部隊過江后,隨同第40軍行動的韓先楚與軍長溫玉成所率指揮所一起過江。溫玉成一再勸阻韓先楚待天亮后再過江。韓先楚說:“部隊過江了,突破‘三八線’后情況很復雜,前指不能離部隊太遠!”這時對岸的槍炮聲越來越激烈,韓先楚再也按捺不住,登上吉普車直向江岸飛馳。沿途的地雷和炮彈的爆炸聲接連不斷,為了首長的安全,司機有些顧慮,韓先楚不斷鼓勵司機:“不要慌,沉著往前開。”2日拂曉前,韓先楚將指揮部設在東豆山北山前沿的一座破廟里。
  右縱隊各部隊進展順利,不斷向縱深發展,追殲南逃之敵。戰至2日中午,南朝鮮軍扼守的第一道防線全面崩潰。右縱隊推進至坡州里、仙巖里、七峰山及議政府東北一線,突入敵防御縱深20公里,前鋒直指漢城。與此同時,左縱隊第42軍主力和第66軍一個師,分別由加平、春川度過北漢江向江川方向追擊。人民軍第2、第5軍團則繼續向洪川、橫城方向截擊南逃之敵。
  在中朝軍隊的攻擊下,敵人潰不成軍。3日,李奇微無可奈何下令全線撤退。至15時,“聯合國軍”開始撤離漢城。
  此時,韓先楚指揮的右縱隊,勢如破竹,迅猛追殲逃敵。第50軍在高陽地區,全殲英軍第29旅皇家奧斯特來復槍營及第8坦克中隊,繳獲和擊毀敵坦克31輛;第39軍在議政府西南回龍寺與美第24師第21團遭遇,殲其一部,后又在議政府以西釜谷里殲英軍第29旅兩個連;第38軍、第40軍至議政府東南水落山地區,擊潰美第24師第17團。4日,第39、第40軍與朝鮮人民軍第1軍團占領漢城。當晚,韓先楚根據彭德懷的指示,命令第50軍迅速渡過漢江,向仁川、金浦、水原方向追擊前進。5日,韓先楚率前線指揮部進駐漢城。
  韓先楚清醒地看到,經過連續作戰,部隊傷亡嚴重,一些團、營、連已無攻擊能力。越過了“三八線”之后,部隊的吃、住都很困難;戰士因忍饑挨餓,體力減弱,病員增多,行軍途中掉隊的也不少。因道路、橋梁破壞嚴重,炮兵無法跟上,不能支持步兵作戰。一些部隊雖然在漢江北休整了三天,但無法得到補充。而這時,敵人已完全撤退至北緯37度南北地區,觀望戰局的變化。韓先楚將情況向彭德懷作了報告,并建議結束第三次戰役。1月8日,韓先楚在漢城宣布,結束第三次戰役。
  這次戰役,中朝部隊經過七天八夜的連續進攻,突破了“聯合國軍”在“三八線”的防御,占領了漢城,將戰線從“三八線”推進到三十七度線附近,向前推進了80至110公里,殲敵19000余人,粉碎了美國當局妄圖據守“三八線”,爭取時間,整頓軍隊,準備再犯的企圖,粉碎了美國在聯合國玩弄的停戰陰謀,加深了敵人內部矛盾,進一步擴大了中朝兩國人民和軍隊在國際上的影響。
第三次戰役結束后,毛澤東指示立即發起第四次戰役。
  志愿軍部隊立即停止休整、投入作戰準備。而此時,敵人已經開始發動反攻。據此,韓先楚認為在這樣的情況下組織反擊,阻止敵人的進攻困難是比較大的,只有組織堅強的防御,利用有利陣地消滅敵人,才是最好的辦法。韓先楚將自己的想法報告彭德懷,引起彭德懷的高度重視。因而決定:在西線,以第38、第50軍和人民軍第1軍團組成“韓集團”,由韓先楚指揮,防御、鉗制敵主力向漢城方向進攻;在東線,以第39、第40、第42、第66軍組成“鄧集團”,由鄧華指揮,在龍頭里、陽德里、洪川及橫城以北集結,伺機反擊進入之敵。另外,朝鮮人民軍的3個集團軍組成“金集團”,由人民軍前線司令官金雄指揮,在三巨里至寶來洞以北地區展開,掩護“鄧集團”開進和集結,于左翼伺機反擊敵人。
  接受任務后,韓先楚深入前沿陣地,指示各級指揮員,恰當進行兵力配置和火力配置,選擇地形設立觀察所,確保通信聯絡暢通,加強陣地隱蔽偽裝,破壞敵人必經之路,殺傷敵人有生力量,適時組織指揮疏散和反擊。
  1月25日,美第8集團軍司令李奇微指揮美第1、第9、第10軍和南朝鮮軍共16個師23個旅、1個空降團共23萬余人,由西向東逐步在全線發動大規模進攻。
  戰斗首先在西線打響。“韓集團”依托野戰工事,頑強堅守每一要點,戰斗異常激烈。戰至2月7日,“聯合國軍”進至漢江以南一帶。但在“韓集團”的頑強阻擊下,敵進展遲緩,14個晝夜只向前推進18公里,平均每天付出近千人的代價才前進1300米。
  這時,漢江開始解凍,為避免背水作戰,“韓集團”除留一部兵力堅守漢江南岸橋頭陣地外,主力撤至漢江北岸組織防御陣地。而第38軍則留在南岸抗擊敵人,以繼續隔斷敵之東西線聯系,保障東線“鄧集團”的翼側安全。
  2月8日,“聯合國軍”逼近漢江,向第38軍防守陣地發起猛攻。志愿軍第38軍面臨有史以來最為殘酷、激烈的戰斗,部隊損失慘重,兵員、彈藥又無法得到及時補充。但指戰員們決心與陣地共存亡,打退敵人五六次沖擊。經過二十幾個晝夜的浴血拼殺,“韓集團”頂住了敵反復瘋狂的攻擊,守住了陣地,完成了鉗制敵人的任務,將東線之敵阻于橫城以北一線,為“鄧集團”反擊創造了有利態勢。
  11日晚,在第38軍的掩護下,鄧集團向橫城之敵發起反擊,全殲南朝鮮第8師。戰至13日晨,再殲美第2師1個營、4個炮兵營及南朝鮮第3、第5師各一部,并收復橫城,同時將美第2師第23團和1個法國營、1個炮兵營、1個坦克連共6000余人,壓縮包圍在砥平里地區。13日夜,“鄧集團”以6個團的兵力發起攻擊,但對敵人兵力和工事防御估計不足,戰至15日夜仍未能解決戰斗。因戰機已失,敵援軍將至,“鄧集團”果斷停止攻擊,向北轉移。
  砥平里戰斗失利后,西線兩軍也分別于16日、18日撤至漢江北岸,組織防御作戰。至此,第四次戰役第一階段作戰結束。
  2月17日后,根據戰場態勢的變化,志愿軍部隊全線轉入運動防御。第一梯隊撤出后,韓先楚利用休整時間,以西線部隊在漢江南堅守防御作戰為例,進行了認真的總結。針對指戰員不愿意打防御戰的思想情緒,韓先楚指出:這種思想是不對的。因為在戰役反擊和進攻時,除集中絕對優勢的主力擊破一點外,其次要方向及協同主力作戰的部隊,必然要進行艱苦的阻敵防御戰。在敵擁有高度現代化技術裝備及制空權的情況下,以固定防線堅決阻敵進攻,利敵不利我。但是為了全局的勝利或掩護主力的轉移,部分擔任防御的部隊,在戰役要求上有時需要與敵在一定位置硬頂,如同第38軍、第50軍在漢江南岸堅決阻敵前進一樣。韓先楚寥寥數語,言簡意賅地闡述了進攻與防御、全局與局部、人與武器之間的重要關系,從思想上和理論上幫助指戰員提高了對防御作戰重要性的認識。
  3月12日,第二梯隊同敵交戰。部隊采取韓先楚提出的“兵力前輕后重,火力前重后輕”的部署,利用地形地物,有力地殺傷更多的敵人,大大減少了自身的傷亡。至4月初,志愿軍全線部隊逐步轉移至“三八線”以北地區。這時,“聯合國軍”雖然也越過了“三八線”,但已成強弩之末。被迫停止進攻轉入防御。
  至21日,志愿軍阻敵于“三八線”南北一線,第四次戰役遂告結束。
  此后,韓先楚回到志愿軍總部,協助彭德懷組織指揮第五次戰役。1951年9月,根據戰局變化,志愿軍總部決定成立西海岸防御指揮所,由韓先楚兼任西海岸指揮所司令員,統一指揮志愿軍第38、第39、第40、第42、第50軍及人民軍第1、第4軍團進行防御作戰。經過一年的努力,部隊在西海岸構筑了堅固的工事,擬訂了作戰方案,掃清了大同江以北諸島的殘敵,為確保朝鮮戰爭的最后勝利作出杰出的貢獻。
  1952年8月,韓先楚調任第十九兵團司令員,指揮秋季反擊戰。1953年初,因病情加重,奉調回國治療。
  韓先楚在朝鮮指揮作戰兩年多時間,為抗美援朝戰爭取得勝利樹立了卓越的功勛。為了表彰他的杰出貢獻,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授予他“一級國旗勛章”和“一級自由獨立勛章”。
 
  (撰稿者系廣東省惠州市抗美援朝歷史研究會會長)

閉館公告

更多
  為保證抗美援朝紀念館改擴建工程順利實施,經市政府批準,抗美援朝紀念館于2014年12月29日閉館,停止對外開放。重新開館時間另行通知。由此帶來不便,敬請諒解。

視頻講解

更多

征集啟事

更多
  抗美援朝紀念館是全國、全軍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戰爭歷史和抗美援朝運動的國家級重大戰爭紀念館。根據抗美援朝紀念館改擴建工作需要,為進一步充實豐富館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動詳實地反映抗美援朝歷史,弘揚偉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現誠向國內外廣泛征集抗美援朝各類文物史料。
街机捕鱼大亨免费版 牛牛作弊器 通比牛牛棋牌游戏网站 重庆时时彩稳赚刷流水 信誉最好的娱乐官网 北京pk10网上平台骗局 福彩3d投注金额计算表 21点技巧16点要牌 精准3肖6码三肖六码公开 下载app送1888彩金 套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