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回憶文章

您當前位置: > 學術研究 > 回憶文章
難忘上甘嶺——訪崔建功將軍
  “作為共和國的一名老軍人,我打過許多仗,最難忘的是上甘嶺。”紀念抗美援朝戰爭50周年前夕,85歲的崔建功將軍坐在輪椅上,接受了記者的采訪,講述那次舉世聞名的戰役。
  1935年參加紅軍的崔建功,抗美援朝戰爭期間是中國人民志愿軍某師師長,離休前曾任原昆明軍區參謀長。當時,他們師擔負上甘嶺戰役主要作戰任務。崔建功攤開一幅當年的軍事地圖向記者介紹說,上甘嶺位于五圣山的南面,兩側各有個小山頭,加起來只有3.7平方公里。它們互為犄角,是五圣山前沿的重要支撐點。著名的上甘嶺戰役,就發生在這兩個山頭上。
  崔建功回憶說,1952年秋,敵人經我五個戰役的連續打擊,傷亡慘重,進退兩難,加之正值聯合國大會召開和美國大選,其統治集團內部矛盾重重,人民反戰情緒高漲。美國為扭轉不利形勢,擺脫困境,同時也為在停戰談判中向中朝軍隊施加壓力,揚言要“讓槍炮說話”,突然向我上甘嶺陣地發動猛烈進攻。敵人的企圖是:首先攻占我上甘嶺兩高地,進而奪取五圣山,改變防御態勢,為爾后進攻平康以北地區創造條件。我方的決心是:針鋒相對,寸土必爭,讓敵人從“讓槍炮說話”轉到“讓人說話” 。
  1952年10月14日凌晨,敵人的“金化攻勢” 開始了,這是一年來“聯合國軍”向我志愿軍主要防線發動的一次最猛烈的進攻。數百門大炮把30萬余發炮彈傾泄在我陣地上,硝煙、碎石、塵土交織成黑色霧障。在坦克、飛機、大炮的掩護下,美7師、偽2師、偽9師、阿比西尼亞營、哥倫比亞營等,分6路向我上甘嶺高地發起了大規模的進攻。盡管敵人兵力比我們多,裝備比我們好,但我們打得是正義戰爭,官兵們崇高的愛國主義和革命英雄主義精神,是敵人無法比的。我志愿軍官兵氣貫長虹,在上甘嶺與敵人展開殊死搏斗。
  “戰士們打得非常勇敢、頑強。”崔健功點燃一支煙,思緒又回到當年硝煙彌漫的戰場——
  堅守上甘嶺前沿陣地的官兵,面對十倍于我的敵人的輪番進攻,巧妙地利用地形地物,以步兵火器與敵頑強戰斗,連續打退敵人30多次沖擊。機槍手陳治國,在機槍工事被打壞的情況下,毅然用自己的雙肩代替射擊臺,讓副班長射擊,不幸中彈犧牲。排長孫戰元身負重傷,仍頑強強地用兩挺機槍向敵人掃射。子彈打完了,敵人擁上陣地,孫戰元緊握一顆手雷,拉開導火索,撲向敵群,與敵人同歸于盡……
  戰斗進行得異常殘酷。崔建功回憶說,白天,敵人以猛烈的炮火狂轟濫炸,瘋狂進攻,占領陣地;夜晚,我方組織戰術反擊,打敵措手不及,恢復表面陣地。連續的陣地爭奪戰,部隊傷亡很大。軍長秦基偉在電話中給我下命令:“守不住陣地,你就別回來見我。”我當即表示:“ 打剩下一個營我當營長,打剩下一個連我當連長。”到后來,我將師部的勤雜人員全拉上去了,連警衛員也上去了。
  崔建功動情地說:“戰斗中,官兵們所展示的有我無敵,視死如歸的英雄氣概,真是驚天地、泣鬼神!”部隊向2號陣地攻擊,遭敵地堡火力攔阻,副排長歐陽代炎沖上前去炸敵地堡。他機智勇敢地繞到敵火力點側面,將手雷投入地堡。激戰中,歐陽代炎負傷,不能行動,敵人不斷向我反沖擊。當他看到十幾個敵人快要沖上陣地時,猛然爬起撲向敵群,拉響最后一顆手雷。苗族戰士龍世昌,連續爆破了兩個敵地堡。第三次爆破時,他將爆破筒塞了進地堡,敵人拼命往外推,他就用胸部頂著爆破筒將敵地堡炸毀。尤其是特級戰斗英雄黃繼光,在連隊進攻受阻的關鍵時刻,他挺身而出,毅然用自己的胸膛堵住了敵人的機槍射孔,譜寫了一曲愛國主義和革命英雄主義的壯歌。
  崔建功興奮地說,7天7夜的反復爭奪,我頂住敵人的狂轟濫炸和輪番攻擊,堅守陣地,以傷亡3200余人的代價,斃傷敵7100多人。據一位西方記者報道,“ 一個美軍連長點名,在下面回答‘到’的只有一名上士和一名列兵”。
  為了保存實力,上級命令我們堅守坑道斗爭,消耗敵人,疲憊敵人,拖住敵人,為決定性反擊爭取時間。崔建功翻閱著戰斗日記回憶說。坑道斗爭是上甘嶺作戰封鎖與反封鎖、破壞與反破壞、圍攻與反圍攻的獨有特點。敵人采取各種毒辣手段破壞我坑道,用炸藥包炸、用噴火器燒、用鐵絲網圍、用土石塊堵、用毒氣熏,妄圖切斷我坑道部隊與后方的聯絡和供應。敵人的殘酷破壞和圍攻,使我堅守坑道的部隊每時每刻都經受著嚴峻考驗,忍受著難以想象的折磨。當時,坑道外氣溫已降至攝氏零度以下,坑道內穿單衣還冒熱汗。炮擊的震動使坑道內點不著燈。坑道缺水,傷員缺醫少藥,硝煙、血腥、屎尿和汗臭味,空氣污濁得令人窒息。盡管如此,大家始終保持著堅定信念:陣地決不能丟失,最后勝利一定屬于我們。
  在上甘嶺坑道里,更讓人難以忍受的是渴。因為沒有水,指戰員們炒面和餅干咽不下去,渴極了就喝尿,或者趴在坑道壁上舔石頭上的潮氣。到后來,有的坑道派人出去搶水,要冒很大的傷亡,常常水沒搶回來人卻犧牲了。
  盡管坑道的斗爭極其殘酷,官兵們始終充滿革命樂觀主義精神。他們以各種手段襲擾迷惑敵人。有時往外丟石頭,或丟罐頭盒、廢鐵桶,造成敵人錯覺,讓其驚恐不安,盲目射擊;有時組織以班、組兵力的小規模襲擊,打敵措手不及;有時開展小部隊出擊,配合坑道外部隊實施小型反擊。某團8連原是劉、鄧首長的警衛連。在反擊作戰中,8連殲敵500余人。轉入坑道作戰時,全連僅剩下21人。敵人兩個連隊輪番向8連的坑道圍攻,全連在連長李保成的帶領下,用機槍掃,用手榴彈炸,前赴后繼,血戰坑道口,殲敵128人。
  艱苦卓著的坑道斗爭,為我軍大反擊爭得了寶貴的時間。10月底,我軍開始對上甘嶺實施大反擊,坑道部隊里應外合,連續作戰,敵“金化攻勢”被徹底粉碎。我志愿軍先后打退敵人900次的進攻,殲敵25400多人。上甘嶺成為美國為首盟軍的“傷心嶺”,美軍不得不悲哀地宣布:“到此為止,聯軍在三角形山上(上甘嶺)是打敗了。”
  崔建功深情地說:“上甘嶺戰役已過去快50年了,但志愿軍將士所創造的英雄業績,已經無愧地載入了世界戰爭史冊,也永遠鐫刻在人們心中。”
(李石元)

閉館公告

更多
  為保證抗美援朝紀念館改擴建工程順利實施,經市政府批準,抗美援朝紀念館于2014年12月29日閉館,停止對外開放。重新開館時間另行通知。由此帶來不便,敬請諒解。

視頻講解

更多

征集啟事

更多
  抗美援朝紀念館是全國、全軍唯一一座全面反映抗美援朝戰爭歷史和抗美援朝運動的國家級重大戰爭紀念館。根據抗美援朝紀念館改擴建工作需要,為進一步充實豐富館藏文物和史料,更加全面生動詳實地反映抗美援朝歷史,弘揚偉大的抗美援朝精神,現誠向國內外廣泛征集抗美援朝各類文物史料。
街机捕鱼大亨免费版 红包大小单双游戏规则 彩无敌河内5分彩计划 云南时时中和值走势 759棋牌娱乐 北京pk10官网开奖 四川时时app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 聚享捕鱼app官方下载 e球彩红号 2018历史开奖记录手机版 重庆时时彩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