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通告:

專題教育

您當前位置: > 黨性教育 > 專題教育
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


栗 戰 書

  維護黨中央權威,加強黨的集中統一,是加強和規范黨內政治生活的重要目的。黨的十八屆六中全會通過的《關于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以下簡稱《準則》),對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提出一系列明確要求,很有必要、意義重大。

  維護黨中央權威是馬克思主義政黨建設的重大課題

  中國共產黨是執政黨,辦好中國的事情關鍵在黨。黨的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最大優勢,是做好黨和國家各項工作的根本保證。堅持黨的領導,首先是堅持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維護黨的權威,首先是維護黨中央權威。黨中央有權威,才能把全黨8800多萬名黨員和440多萬個基層黨組織牢固凝聚起來,進而把全國各族人民緊密團結起來,形成萬眾一心、無堅不摧的磅礴力量,去贏得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斗爭的勝利。

  回顧世界社會主義發展的歷史,維護權威歷來是馬克思主義政黨建設的重大課題。馬克思恩格斯在領導歐洲工人運動和創立科學社會主義理論、建立無產階級政黨的實踐中,始終強調“權威”的必要性和重要性。1873年,恩格斯發表著名的《論權威》一文,認為權威和服從不是由人的主觀愿望確定的,而是社會發展的客觀要求。無產階級無論是在革命時期還是在奪取政權以后,都必須維護無產階級專政的權威,利用這個權威推翻資產階級的統治,建立無產階級新政權,并運用這個政權去組織社會主義建設。在馬克思恩格斯看來,不僅革命權威、政治權威具有重要作用,個人權威、領袖權威同樣對無產階級政黨建設具有重要作用。在總結巴黎公社失敗教訓時,馬克思恩格斯深刻指出:“巴黎公社遭到滅亡,就是由于缺乏集中和權威。”

  列寧也高度重視維護黨的權威和革命領袖的權威。他嚴肅批評了俄國一些激進的知識分子提出的不要任何權威的主張,明確指出工人階級要在全世界進行艱難而頑強的斗爭以取得徹底解放,就必須有權威。他還指出:“造就一批有經驗、有極高威望的黨的領袖是一件長期的艱難的事情。但是做不到這一點,無產階級專政、無產階級的‘意志統一’就只能是一句空話。”俄國布爾什維克黨正是堅持科學理論指導和實行民主集中制,有以列寧為領袖、由久經考驗的無產階級革命家組成的中央領導集體的運籌謀劃,有斗爭經驗豐富、包括一批職業革命家在內的領導骨干隊伍去宣傳和組織群眾,還有一支黨創建和領導的強大軍隊去沖鋒陷陣,才干成了十月革命。然而,也正是這個列寧締造的黨,在20世紀90年代初卻瓦解毀滅。究其原因,很重要的是這個黨的民主集中制被拋棄了,政治紀律被動搖了,黨中央權威沒有了,“誰都可以言所欲言、為所欲為”,黨內思想混亂、紀律松弛,在這種情況下“嘩啦啦轟然倒塌”也就成為難以逃脫的命運了。

  從中國共產黨的歷史看,在實踐中形成堅強的中央領導集體并維護這個集體的權威,對我們這樣的大黨、大國尤為重要。1935年,遵義會議前,由于沒有形成成熟的黨中央,導致黨的事業幾經挫折,甚至面臨失敗危險。遵義會議確立了毛澤東同志在紅軍和黨中央的領導地位,我們黨開始形成堅強的領導核心,從此中國革命便煥然一新。正是在黨中央堅強有力的領導下,經過一代又一代中國共產黨人團結帶領人民接續奮斗,中國革命、建設、改革事業才取得舉世矚目的偉大成就。對于領導核心,毛澤東同志說:“一個桃子剖開來有幾個核心嗎?只有一個核心”“要建立領導核心,反對‘一國三公’”。鄧小平同志也說,“任何一個領導集體都要有一個核心,沒有核心的領導是靠不住的”。《準則》明確提出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這一政治要求,是對馬克思主義建黨學說的深刻揭示,是對中國共產黨長期實踐中形成的優良傳統和獨特優勢的科學總結,對開創治國理政新局面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維護黨中央權威首先要維護習近平總書記的核心地位

  當前,我們正處在世界格局深刻調整、國際競爭日趨激烈的時代條件下,正處在國內改革全面深化、發展全面推進的重要時期,黨內“四大考驗”“四種危險”現實地擺在面前,治國理政擔子之重、難度之大超乎想象。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斗爭,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和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提升我國國際地位和影響力,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需要一個堅強的領導核心。黨的十八屆六中全會明確習近平同志為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正式提出“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并寫入全會文件,確立習近平總書記的核心地位是及時的必要的,符合黨、國家、軍隊、人民根本利益,對黨和國家事業發展具有重大現實意義和深遠歷史意義。

  習近平總書記為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是在偉大斗爭中形成的。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帶領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開創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和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新局面,在改革發展穩定、內政外交國防、治黨治國治軍等方面取得了一系列具有重大現實意義和深遠歷史意義的成就,實現了黨和國家事業的繼往開來,贏得了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衷心擁護,受到了國際社會高度贊譽。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事實上已經成為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確立習近平總書記為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是我們黨的鄭重選擇,是眾望所歸、名副其實,當之無愧。我們全黨同志特別是黨的領導干部,都要有高度的政治自覺和行動自覺,忠誠于黨,忠誠于黨的事業,講紀律、守規矩,在維護黨中央權威、維護黨中央和全黨的核心上始終保持清醒頭腦、做到堅定不移。

  維護黨中央權威和維護習近平同志的核心地位是統一的。黨中央權威是具體的而不是抽象的。維護習近平總書記的核心地位,就是維護黨中央權威;維護黨中央權威,首先要維護習近平總書記的核心地位。在我們這樣的大國、大黨,全黨同志緊密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一定要有一個堅強有力的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委會,一定要有一個“最有威信、最有影響、最有經驗”的總書記作為核心,這樣才能凝聚中央委員會、中央政治局各位成員的智慧,凝聚各級領導干部的智慧,凝聚全黨的智慧。全黨都自覺向習近平總書記看齊,向黨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看齊,向黨中央決策部署看齊,黨中央就有權威,黨中央制定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就能得到全面貫徹落實。

  維護黨中央權威必須增強“四個意識”堅持“四個服從”

  黨中央權威,必須依靠民主集中制、依靠黨的各個組織和全體黨員來維護。《準則》重申黨章規定,強調必須堅持黨員個人服從黨的組織,少數服從多數,下級組織服從上級組織,全黨各個組織和全體黨員服從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和中央委員會。這“四個服從”,是正確處理黨內各種關系的基本準則,有利于維護全黨的集中和團結統一,有利于個人和集體、局部和整體、當前和長遠利益的正確結合,有利于黨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正確制定和執行。

  “四個服從”,核心是全黨各個組織和全體黨員服從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和中央委員會。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和它所產生的中央委員會,是黨的最高領導機關。黨中央團結凝聚各方面力量,正確協調各方面意見,正確集中各方面智慧,在充分發揚民主的基礎上作出科學決策。全黨服從中央,是維護黨中央權威的根本條件,是維護黨的團結統一的根本條件,是實現黨的集中領導的根本條件。黨的民主集中制的“集中”,最根本的就是全黨服從中央。如果沒有全黨服從中央這條最重要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中國共產黨就不可能有統一意志和統一行動,就會成為一盤散沙,那就不可能完成所肩負的歷史使命。

  牢固樹立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是維護黨中央權威、維護黨的領導核心的重要思想基礎,也是《準則》提出的明確要求。這就要求我們,要把對黨忠誠作為共產黨員必須堅守的生命線和立身之本,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保持清醒政治頭腦和政治本色,嚴守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站在黨和國家大局上想問題、看問題,始終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四個意識”是相互聯系的有機整體,統一貫徹才能確保方向和立場正確堅定,確保局部和整體協調一致,確保全黨集中統一,確保隊伍整齊有力。服從核心、維護核心就是服從大局、維護大局,就是最大的政治。

  維護黨中央權威必須確保政令暢通

  政令暢通是我們黨治國理政的基本保證。我們黨始終代表全國各族人民的整體利益、長遠利益,同時又善于把整體利益、長遠利益同局部利益、當前利益結合起來,既充分調動各方面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保持經濟社會發展活力,又確保政令暢通、令行禁止,防止和克服無組織無紀律、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各行其是的行為。

  確保黨中央政令暢通,是維護黨中央權威、保證黨的集中統一的核心要求。在黨的基本理論、基本路線、基本綱領、基本經驗、基本要求和總任務、總方針、總政策、總目標以及關系全局的重大問題上,全黨必須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做到黨中央提倡的堅決響應、黨中央決定的堅決照辦、黨中央禁止的堅決不做。對黨中央決策部署,任何黨組織和任何黨員都不準合意的就執行、不合意的就不執行,更不準口是心非、陽奉陰違。有關全黨全國性的重大政策問題,只有黨中央有權作出決定和解釋。各部門各地方黨組織和黨員領導干部可以向黨中央提出建議,但不得擅自作出決定和對外發表主張。對黨中央作出的決議和制定的政策有不同意見,在堅決執行的前提下,可以向黨組織保留意見,可以按組織程序把自己的意見向黨的上級組織直至黨中央提出,但不允許公開發表同黨中央決定和政策相反的言論,也不允許在群眾中散布同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和決議相反的意見。

  確保黨中央政令暢通,要求全黨必須自覺服從黨中央領導。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我們這么大一個黨、這么大一個國家,如果沒有集中統一,沒有黨中央堅強領導,是不可想象的。這是方向性、原則性問題,是黨性,是大局,一定要態度非常鮮明、立場非常堅定、行動非常自覺。黨中央對全國人大、國務院、全國政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中央和國家機關各部門、人民軍隊、各人民團體、各企事業單位、各社會組織的統一領導,很重要的一個制度就是在這些機構和組織中成立黨組。黨組是黨中央對這些機構和組織實施領導的重要制度保證。這些機構和組織中的黨組要自覺堅持黨中央的集中統一領導,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圍繞中心、服務大局,認真履行政治領導責任,在貫徹落實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上凝神聚焦發力,確保政令暢通,確保在各自工作中堅持正確方向,支持和保障這些非黨組織依法依章履行職責、大膽工作,充分發揮職能作用。

  確保黨中央政令暢通,充分發揮地方積極性,這兩個方面相輔相成。我國地域遼闊,各地情況千差萬別,我們黨的原則是在中央統一領導下充分發揮各個地方的積極性,科學賦予地方在經濟社會發展中應有的權力。發揮地方積極性應當是貫徹中央精神和立足本地實際相結合,應當是解放思想和實事求是相統一,應當是對當地群眾負責和對全國人民負責相統一。改革開放30多年實踐證明,充分發揮中央和地方兩個積極性,是深化改革、促進發展、保持穩定行之有效的途徑。在維護黨中央權威問題上,中央各部門負有重要責任。要正確行使中央賦予的職責和權限,正確處理部門利益和全局利益的關系,更好為地方為基層服務。無論部門還是地方,屬于職權范圍內的工作部署,都要以貫徹黨中央決策部署為前提,發揮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但決不允許自行其是、各自為政,決不允許搞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維護黨中央權威必須有紀律和制度作保證

  紀律嚴明是黨內政治生活的重要內容。政治紀律是最根本最重要的紀律。黨面臨的形勢越復雜、肩負的任務越艱巨,越要加強紀律建設,特別是嚴明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確保全黨統一意志、統一行動、步調一致前進。遵守政治紀律的第一條,就是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黨的集中統一。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令計劃等人,不僅經濟貪腐,而且政治野心膨脹,無視黨紀國法,拉山頭、搞宗派,直接挑戰黨中央權威,嚴重破壞黨的團結統一。黨中央果斷查處他們,為黨和人民事業發展消除了嚴重政治隱患,是對黨、對國家、對人民負責,也是對歷史負責。維護黨中央權威,必須把紀律挺在前面,用鐵的紀律從嚴懲治破壞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破壞黨的集中統一的行為,堅決防止“七個有之”,切實做到“五個必須”。

  維護黨中央權威,做到令行禁止,還必須建立健全行之有效的制度規章。《準則》明確提出“全黨必須嚴格執行重大問題報告制度”。中國共產黨建黨伊始就建立了這方面制度。抗日戰爭時期,我們黨明確提出在各級領導機關中必須建立有系統的檢查和報告制度,強調“在決定含有全國全黨全軍普遍性的新問題時,必須請示中央,不得標新立異,自作決定,危害全黨領導的統一。”解放戰爭時期,為了反對分散主義,使黨中央有可能在事先或事后幫助各地不犯或少犯錯誤,爭取革命勝利,我們黨對建立報告制度提出更明確要求。如規定各中央局和分局,由書記負責每兩個月向黨中央和中央主席作一次綜合報告。黨中央還經常檢查并向全黨通報報告制度執行情況,針對報告制度執行不力的情況提出批評。新中國成立后,請示報告制度成為黨的組織正常運行的重要制度保證。改革開放以后,從黨的十二大黨章到黨的十八大黨章,都明確規定黨的下級組織要向上級組織請示和報告工作。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特別重視依規管黨治黨,反復強調要嚴格執行請示報告制度。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請示報告制度是我們黨的一項重要制度,是執行黨的民主集中制的有效工作機制,也是組織紀律的一個重要方面。”黨的十八屆六中全會通過的《準則》,根據新的情況對重大問題報告制度作出更加細致嚴格的規定。按照這些規定,全國人大、國務院、全國政協,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中央和國家機關各部門,人民軍隊,各人民團體,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其黨委(黨組)要定期向黨中央報告工作。研究涉及全局的重大事項或作出重大決定要及時請示報告,執行黨中央重要決定的情況要專題報告。遇有突發性重大問題和工作中重大問題要及時向黨中央請示報告,除情況緊急必須臨機處置并迅速報告外,不準先斬后奏。《準則》還要求,省、自治區、直轄市黨委在黨中央領導下開展工作,同級各個組織中的黨組織和領導干部要自覺接受同級黨委領導、向同級黨委負責,重大事項和重要情況及時向黨委請示報告。這些新要求新規定的制定和執行,對維護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確保黨中央政令暢通無疑會起到重要保障作用。

 

 


  • 學習視頻
  • 黨性常識
  • 廉政教育
  • 專題教育
  • 黨員故事
街机捕鱼大亨免费版 pk10走势技巧盈利 快3计划软件app 至尊是哪两张牌 七码倍投计划 中国对波兰 北京pk拾开奖 365什么叫三式投注 北京pk赛车计划最准 双色球投注大赛 澳门21点规则